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逐日纪 > 第一回

第一回

逐日纪 | 作者:农老大| 更新时间:2018-10-23 02: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已深,

月色也依旧,遥远而无法触摸.

冷冷映着那棵饱经风霜的枯荣大树,

固然它曾经是象征着东太皇朝繁荣的圣物.也终将在历史的岁月长河中游荡到穷尽,就跟人

类的平凡生命一样.简单,短暂.

然后,尘归尘.被遗忘.

枯树上的阴暗间,隐隐约约有一个人,斜依在宽厚地枯木干上,长长的月色轻映出他的半面

轮廓,却瞧见一双灰芒的眼睛,紧紧依望远处的周天府许久.

半晌,等到更夫三更的锣鼓一敲,他忽地就融入了阴影.再也不见踪影,仿佛被黑暗的蒙昧

大口吞噬了一样.

黑暗间,碧长宁静静摸索着,挑起油灯.明亮的灯光照向了房间里所有黑暗的角落.他慢慢地

走到窗台前轻轻支起了排牖.

窗外是黑漆漆的天,和那弯月余辉下晃动枯枝的柳枫.晨日明明迷人垂帘,夜晚摇身一变成

干瘦阴潮的野鬼僵尸,在未知地混沌间索手徘徊.....

无意间,碧长宁看到窗边文台上铜镜上倒映的一切.他轻拍着自己的面庞,仿佛连自己也被

吓了一跳,眼前那张毫无血色、磐石般的脸.赫然是自己的容颜.他怒由心生,实在忍了不住

,转身就把铜镜甩了出去,

砰.

铜镜落地.碎散.

怒也就去了,

之后是一声叹息,碧长宁忍不住感慨:“天地之间,人渺渺在其中.只是惚惚之间,世事已变

迁.人老沧桑,木老褶皱.岁月苦长——”

“——人生苦短...”

他和女儿闹起了矛盾.但是努力回想,却忘了理由.不知何时,那个昔年年轻有力的男人,

已经变成一个只能感慨的老家伙了.

仔细想想,命运是何其不可思议.短短片刻,一段遥远的记忆闪过他的脑海,他想起过往,是

一幕幕年轻时候的光景.幼时,天边的虹月.追逐嬉戏的童颜、爱恋的苦涩、兄弟之间情谊

、新婚的喜怯、妻子的早逝时的伤感、对独女的唯一依恋……那个时代的剪影就这样,就

这样在他脑海里不断涌现……是,他怀念那个逝去的时代.

到了这个年纪,他才知道,原来,所谓敌人,是时间罢了.

答案平凡.

人短暂的一生怕也是这样吧.

然后,往事云烟将他包围.....那一刻好像还是只在昨天.

回忆的漩涡.

此时,周天府的大部分下人已然入睡了,剩下的便是周天府地主人碧长宁和十几个守夜游荡

的卫士.

此刻,碧长宁不知道,从今夜起.在历史的平淡叙述中.东太皇朝,不,或者说他所认知的一切

.比起此刻.

面目全非.

当然,对于此时的碧长宁来说,这只是他人生四十二年来一个很是普通,宁静的夜晚.

普通的他感慨完之后,涌起尿意.就想要去小解.

对于他来说,感慨能够改变什么?生活还不是要继续?

碧长宁苦笑.敞开了房门.冷风迎面.

但在敞开门之后,碧长宁双肩一颤,全身一冷.浑然愕无尿意.也笑不出来.

月光长耀,晃晃的柳枫前面,映着月阴,站着大约二十多岁的孤男.饰着一身紫色貂裘,隐暗

的夜色中见得他手掌、脖子上的白色伤布,上面留着长长的血痕,面颊上也沾微微粘血.神

情冷淡.

旁边摊倒着一堆碧长宁府门上守夜游荡的卫士.

晓风吹过,长发似柳而飘,一双灰芒的眼睛却始终望着碧长宁.

暗行部.姚段.

姚段没有说话,却朝碧长宁招了招手.试着微笑.月朦胧,树影婆娑.那带血的面容这一诡异

的举动却碧长宁冷汗溢出,浑身竖起了无数疙瘩.瞬时涌起一种被置于茫茫荒野的孤独感.

——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在做我最爱做的事——杀人啊!!!”

碧长宁片刻回神,低首作揖:“夜半三更,入院鬼祟,杀我府上门人.却能不见声响.阁下好

身手.”

姚段微笑,轻语道:“先生抬举.”

“容我再问一句...近日来,我仙庭门人不断惨遭杀害...可是阁下一手完成?”

姚段点头.

“其中一位仙庭驻使...实力高强...甚至已远胜昔日的我.”碧长宁皱眉,“而今,连他也

不知道所踪.这可是阁下所为?”

“不,”姚段泛起莫名的笑意,“是更高层!”

“何意?

“我已经说的明白了”

“敢问阁下姓甚?”碧长宁好奇.

姚段摇首,未答.

“碧某虽是小小官吏.久居逐鹿城十数载.虽未做良心不安苟且之事.但家财寻常之人一生

只怕也用之不尽.”碧长宁慢条斯理自语.“如果阁下愿意.我会将家财全而送之.只

要......”碧长宁仰头注视.

他想用笼络去触及那不可琢磨的冰冷.

但姚段只是冰冷漠然地站着,

碧长宁明白了,他失败了.

接着碧长宁忽然剧动,右手纵法,由掌间引出雷霆之势,挥手排去,扭曲的疾蛇闪光就如同鬼

影一般穹冲向姚段.只是瞬间,碧长宁惊愕,在他出手的同时,姚段身躯竟然像是化作一曲墨

水,摊落于地.从而躲开了碧长宁的闪电疾雷.

轰!

惊声一响,后墙尽碎.轻尘飞起.

碧长宁看似面色不改,心中却是暗暗一惊:“他刚才是、躲开了?!”

尘雾散,视线渐晰.

地上的柳枫长影、粘地面开始一同蛆动,黑色茧子从中溢出,渐渐成型,然后逐一剥落消散,

露现出姚段高瘦的身体.

但却和之前不同,那面目已经变得霎是兴奋,瞳孔浑浊,沙哑的嗓子犹如冰锥,缓缓说道:

“碧长宁你一生谨慎圆滑.但千错万错.也只能怪在你天生于白川流沿天雾峰,永远都是仙

庭之人.”

一字一句姚段皆皆重魄.

碧长宁却未曾接答,只是注视着姚段站着的那块渐渐消失的幽暗深穴.地面上地枫影琐琐.

但是....

但是他发现姚段并没有影子!

莫非他身上裹布遮掩的是影涡咒纹!

是潜影术!

碧长宁突然歇斯利低大声咆哮:“这.....这可是影涡咒纹牵引所施的潜影术?”.生冷的

表情首次有了变化.

太古临之咒印!

他一喊,自己的心神也猛的一缩,之后是久久恐惧.他突然明白;这种太古咒纹之力实在太

过强大了.整个逐鹿城,不.或者说整中洲.能够有能力释纹这种强大的咒纹的人.

只有她!

释纹咒印者若是她.

那自己得罪的...竟然是...

单凭自己早已的稀疏五行化象术修为实在难与之睥睨.他面色阴暗,心里也蹭上了万千欲意

.瞬间才明白先前铜镜中反映出的是无声降临的…死相!

逃……?

思绪不止,短短的瞬间,碧长宁想到了撤逃,因为他实在太善于取舍,渐老的他太明白生命之

珍贵,只是当他想到自己的女儿时,那种苟且地想法也就烟消云散了.

转而,凸起一股信念.

牵挂.

他...他忽然想给自己的女儿和亲友争取一点点活下去的机会,哪怕只是一点点……那一声

惊雷之响就是机会的起源!再争取一点…一点点也好!

“人...有的时候还真是复杂.”碧长宁苦笑.只是,笑中带泪.

噗!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腹,黑色的锥刺已经刺穿了他的下腹.血色艳艳.缓流不止.

因为姚段在刹那间,摊落于地,碧长宁还未反映,姚段已经从碧长宁身后狭小的门缝遁出,墨

色的影茧绕着姚段的上半身,还有一道细细长长的黑色锥刺,包裹紧卷着姚段的长剑,沿着

剑刃刺破了碧长宁的下腹.

月阴长长,出奇的冷寂.然后是赫赫的笑声.

还有一双在月光不见的墙角夹道,滞颤含泪的荧荧眼眸.无声的注视着眼前血腥残酷一切.

身旁潜伏着一个年迈的老翁,满头苍白,望此前景,痛苦闭目.

姚段长笑,面孔狰狞,三分讥讽.拔剑走步,从门缝中消失,又在碧长宁的影子里渐而溢出.缓

步走向碧长宁.

碧长宁眼皮渐渐愈垂,看着缓缓向他走来的姚段.双手扶腹,由指尖感应到下腹血液隐隐的

热意,知道死亡将近了.他慢慢地抬起头,仰望着天.

黑色的夜.

姚段知道此时碧长宁命不久矣,自然不知危惧,左手抚了抚头发,食指晃到碧长宁额头前,轻

轻向前一推.碧长宁受力后倒.

他猜不到这他便的结局.喉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

但是他愤怒!

“雷神咒!”

碧长宁呛喊,声音嘶哑,呛带无奈.

姚段脸色大变.

他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环绕着面前倒下的碧长宁.甚至连姚段他自己也被紧紧牵引.上

肢也在短时间内失去平衡.脚下仿佛灌入了无数的石铅.让他动弹不得、咒印难施.刹那间

他甚至可以看见屋檐上抖动的砖瓦、墙旁帘动的枫柳、脚下瓢飞汇聚的野草...

天降巨雷.有若神力.

轰!

霎时,是一阵万钧的光芒不止的冲击震撼.之后是撼耳的雷鸣,还有尽飞的破碎沙尘.

冉冉漫天的氤氲.透露着生命的败亡焦味......

碧岚在芸芸的墙砖瓦石中鉆了出来,脸上还余着脏了温泪,在碎瓦间寻觅伯叔的身影,在父

亲刚才的雷神咒喊出瞬间把他从墙房边沿推开的伯叔,却在她恍然间,从尘烟中抓起她的

润手,托着他自己蹩瘸一只脚冲开后门拼命地奔走.

碧岚看着拉着他奔走的发髻散乱伯叔,又回头看了自己家.

已经是半片废墟的家.

家.

早先她还懒懒地躺在柔柔的床榻上,地上有淡淡的凝霜,月色皎洁,华光很美.只是听到一声

惊响.披帛着衣.推门观望,之后,她才发现月色残酷,不再美好.佳人不住地颤栗.因为她看

到是满院的巡卫死尸.接着是歇斯里低大喊的碧长宁,他的父亲.还有在她看到父亲死后,安

慰保护的她的叔伯.

就在这一刻,她明白,她的世界已然颠倒.

也就在这一刻,碧岚的精神和体力似乎完全崩溃了.

眼神呆滞,也不管一边拽着她奔走的伯叔,只是直直的看着那片渐渐远去废墟.

冷风又来.但也许它从未远去.

也许他死了,不过他没有.

又是短暂的岑静.

周天府废墟的尘瓦中,嘣.嘣.彻开其它的砖瓦,居然伸出一只裹着伤布沾染着鲜血的

手.......

黑暗笼上.

“呵.”他冷笑.

“你.们.走不的.”很快,那只手化成魅影,眨眼之间,收缩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