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新白蛇问仙 > 第一章 结束也是开始
听书 - 新白蛇问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结束也是开始

新白蛇问仙 | 作者:舒楠泽| 2020-06-27 19: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模糊视线渐渐清晰,看见透过窗户洒进病房带来一丝温暖的阳光。

想要扯掉脸上输氧面罩和令人难受的各种管线,奈何浑身无力抬不起手臂,视线缓缓对焦,看见病房里站满亲人,身躯佝偻满头白发的父母老泪纵横嘴唇颤抖看过来,妹妹蹲在床前努力擦干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就像小时候跌倒疼哭怎么哄也哄不好。

监护仪显示器曲线越来越微弱,童年快乐记忆幻灯片似的闪过,自己这是……要走了么?

恍惚间想要回家,回那个贫穷破旧充满温馨回忆的家,可嗓子说不出话。

呼吸越来越激烈肺部像个破风箱,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颤抖着抬起手抚摸那张小花脸,努力笑笑。

“哥……呜呜……”

掌心泪水温热,丫头还是那么爱哭。

医生扭头对两位老人耳语说了四个字,老人再也控制不住眼泪。

鬓如霜,白发人无处话凄凉,身为人子不能尽孝堂前养育之恩难以为报,一幕幕童年记忆涌上心头,更觉愧对二老。

被绝症折磨许久的身躯突然有了力气,脸上发热。

病房里的亲人都在哭,自己也听到医生说的是什么,回光返照。

人有悲欢离合,依旧无法相信自己不久于人世,恐惧,不甘,难舍,留恋,遗憾,痛彻心扉难以割舍的爱情,种种感受划过心田,算了,放下吧,放下一切,浑身轻松不再疲惫,回想此生日夜忙碌疲惫不堪生活压力压得喘不过气,若有来世愿不再为人。

“儿啊……不用牵挂我们……安心走吧……”

父亲嘴唇哆嗦着哭喊,一句话掏空了精气神更显悲戚。

眼角一丝热流滑落,浑身力气开始流失,嘴里想要说什么却因喉咙干燥沙哑怎么也说不出来,若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对……不起……”

最后一口气呼出,手掌从小妹脸上无力滑落。

终于解脱了……

天很蓝风很轻,树很绿花鲜艳,鸟儿悦耳鸣叫。

监护仪曲线变成直线发出警告音,曾经个性叛逆的小妹扑上病床谁也拉不走,亲人搀扶浑身瘫软站不稳的二老,医生护士上前,妹妹拼命哭喊阻拦拔掉输液管撤去监护仪,护士叹口气,伸手摘下输氧面罩,拉起白色床单……

秋叶飘零,归于沉寂,回首一瞬,浮云霎那间。

死亡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花开花落周而复始轮回不断,芸芸众生能做的只有放下执念顺其自然。

时光飞逝悠悠二十载。

十万大山。

雾游山涧,泼墨绘丹青。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天忽作晴山卷幔,云犹含态石披衣。

青山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苍翠峭拔,云遮雾绕,溪流蜿蜒瀑布飞溅,猿啼鱼跃白鹭上青天,如画如仙境。

溪边,一条四米长白蛇游走于草丛,其白如玉,蛇鳞润滑细密,蛇躯柔若无骨婉转灵动。

蛇信轻吐,细长分叉的蛇信捕捉空气中淡淡的食物气味,绕过巨石抬起蛇头用热感应器官搜索,忽然加速游动钻入乱草惊走飞鸟,上下颌张开吞食五颗鹅蛋大小的鸟蛋,之后头也不回离开鸟窝继续寻找食物果腹。

在山林里生存是最重要的,捕猎,进食,维持身体机能。

过了许久,白蛇填饱肚子后扭着身子钻进巨石堆消化食物,蛇瞳望着洞外天空发呆,其实蛇眼看不了多远几乎是个高度近视,也没有外耳,通过蛇信捕捉气味用热感器官感应温度搜索目标,听力则是依靠腹下感受震动。

之所以望天发呆不过是前世习惯,也许是临死遗愿不再为人以至转世成蛇。

初生时的不适随着时间渐渐淡去,二十载春秋磨灭了人性,前世记忆逐渐被shòuxìng所压制,只有偶尔发呆才会想起病床前家人悲伤面庞,每天无事时要做的就是尽力回忆前世,担心也许有一天会忘记所有只余生存本能,热血不在,彻底变成冷血生物。

最先被故意忘记的是伴随前世一生的名字,此生为蛇不再需要旧身份。

并不是想要故意忘记前世放弃人性,二十年茹毛饮血不停与天敌厮杀求生哪还有心情多愁善感,如画如仙境只是外表,真实森林是残酷的。

白蛇总结了四条生存法则。

第一,用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时机。

第二,袭击弱者躲避强者。

第三,无论敌人强弱,进攻时必须拼尽全力残忍嗜血。

第四,面临危险,全力逃命。

凭借生存法则从破壳而生挣扎生存到现在四米长,各种各样天敌总是如影随形,包括一直在头顶盘旋的那只翼展两米的苍鹰,犹记得某次大意险些被鹰爪撕碎,还有游荡在附近的山猫,以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蜜獾。

无数次与天敌的争斗厮杀令白蛇更加冷血凶残,即使伤痕累累鲜血淋漓依旧疯狂拼命,抓住一切机会用两个尖利毒牙刺穿对方皮肤注射毒液。

蛇躯体型匀称毒性不强,不是毒蛇那种三角脑袋细脖子,更多时候依靠缠绕勒死猎物,毒液只是辅助。

山里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转眼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雷电肆虐百兽惊惧,待闪电结束豆大雨点噼啪落地转眼间大雨倾盆,白蛇往里靠了靠省的被雨水淋湿,雨水会降低体温,蛇类属冷血动物不像哺乳动物那样能够保持恒温,等雨停日出还要去外面晒太阳提升体温以保持灵敏。

望着洞外雨幕,盘成一盘一动不动。

白蛇那高度近视眼糟糕听力刚刚错过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其它动物看的清清楚楚,铅云如墨盘旋不散,雷电拼了命似的猛劈某山巅,一头黑黄相间花纹吊睛白额老虎立于山巅在雷电中咆哮,虎啸充满愤怒与不甘,无论伤势多重依旧高傲的不肯低头,水桶般粗细闪电劈下,伤口焦黑鲜血淋漓卧倒再也站不起来,直至再无声息。

那倔强不屈的身影深深烙在其它动物眼里,懵懂的走兽飞鸟们不懂,不懂老虎为何会被雷劈,同时更对头顶的天产生了畏惧,这很正常,野生动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本能让他们远离危险。

只有少数动物兽瞳凝望白茫茫雨幕中巍峨山巅,兽吼此起彼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