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香火成神道 >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香火成神道 | 作者:文抄公| 更新时间:2018-11-09 02:4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永安九年,三月初一。

    大乾,安昌县,青溪乡,青玉村。

    此时,天尚未亮,天地间如蒙灰雾,青玉村边,一个半透明的“人影”正在掐诀做法。走进些看,却是个少年郎,长得眉清目秀。可再看身下,少年双脚离地足有一寸,全身被一层雾气包裹,煞是骇人。

    少年掐诀完毕,口中说声“疾。”顿时一点白光从手中飘出,冲青玉村中飞去。

    方明看着做法后更显透明的身躯,苦笑了声,喃喃道:“这次可消耗了一丝神力,我只能存世五天了,但愿此事能成吧!”

    那白光飞进一户普通农家卧房,只见一对夫妇裹着草席相拥而眠,此时尚是初春,天气寒凉,两人靠着依偎取暖方能入眠。

    那妇人大概三四十岁左右,两鬓已见斑白,白光绕着妇人一转,微微一闪,没入印堂。

    妇人顿时做了个梦,梦中来到一片荒地,正不安地打量周围,突然金光闪耀,一尊金甲神人飞到眼前,面目依稀是方明模样。就说着:“可是善信齐秦氏?”

    金光闪烁中,周围景色顿时一变,百花绽放,异香扑鼻,齐秦氏一惊,不由说着:“民女正是齐秦氏,不知大人是?”

    “我乃青玉村之土=一=本=读=小说 wwW.ybdU.coM地神。”

    “见过大人!”齐秦氏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免了,本神掌管本村家宅平安,添丁进口,六畜兴旺等事宜,并且为百姓主持公道。见你平日与人为善,心念甚纯,特地前来告知与你,你丢失之铜簮位于村东半里大柳树边褐色石头之下,可记住了吗?”

    听到簪子二字,齐秦氏就是一惊,忙问:“我的簪子真的在那吗?”

    金甲神人冷哼一声:“神明口中无戏言!”

    这不禁意间散发出的威严,使齐秦氏心中一寒,不敢再问,只是磕头:“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金甲神人又道:“真假与否,明日自知,你得簪后可在树下焚香默祈片刻,如是心诚,我日后自会继续庇佑于你,回去吧!”

    话音一落,齐秦氏就感到身体正在下坠,不由“啊”得一喊,顿时醒了过来,此时天已微亮,原来是个梦。

    赶紧推醒丈夫齐大,齐大一醒,就说着:“你这婆娘好不晓事,昨日才刚丢了值三十文的簪子,今天又来吵我。”

    “不是吵你,我做了梦。”

    “做梦有啥好说的,今天事多,早上还得祭祖,你让我再多睡会儿。”

    “可我梦到一个土地神,告诉我簪子就在村东半里大柳树下呢!”妇人说着。

    “什么,什么,土地神,那是什么?你自从丢了簪子后就心神不宁,半夜还要出去找,也不怕被鬼给吃了,你不会是中啥邪了吧,今天祭祖可得诚心点,能驱邪。”齐大说完又睡下了。

    齐秦氏看了看丈夫,欲言又止。

    天已大亮。

    青玉村晒谷场上,此时全村五十七户共三百一十二人,小到抱在怀中的婴儿,大到拄着拐杖的老人均一个不落地聚集于此,按排行,年龄一一排成队列,众人皆神色肃穆,纵有小孩啼哭也被父母很快喝止。

    村正一身青衣,体态健朗。站在队列最前方,在他面前是一个小小的土坛,位于场地正中央。底下满是烟火痕迹,只见村正肃然长唱道:“上祭品!”

    两个年轻后生赶紧将祭品一一摆上,村正再唱:“一祭青山!”青山就是青玉村周围山脉。

    顿时全村恭敬拜下,三拜过后,又听见村正苍劲的声音“二祭昌源!”昌源河,流经青玉村,灌溉两村土地。又是三拜。

    “三祭祖先!”众人再拜。

    随后拿出一篇祭词,曰:

    天地之界,八方万里,心怀虔诚,凡夫禀唱,千秋祭祀,万代景仰;

    一祭青山,风调雨顺,凤舞龙翔,二祭昌源,源远流长,泽被四方;

    三祭祖先,福运并行,图盛图强,敬畏而来,感恩而聚,伏维尚飨。

    “就是这个。”在村口张望的方明明显地看到一股白光自祭坛中升起,开始辐射四方,更隐隐与青山山脉及昌源河水遥相感应,将方明牢牢镇压在村外。

    这时方明识海中突然一阵波澜,浮现出一行符文来,这行符文只有几个字,却微微闪烁着光华,显示出不凡来。而符文中明显地传来了迫切需要的感觉,让方明不由苦笑。

    村子周围不时有黑气散发而出,间或传来的惨叫更是让方明滴下了冷汗,特别是当看见昨天交给自己许多知识的吴老夫子也消失在空气中时。

    “我果然已经死了,变成鬼了吗,还是个异界的鬼。”方明心中已经渐渐有了明悟。

    他本是华夏学子,在一次参观土地庙时被突然倒塌的土地神像砸中额头,醒来后就在这里了,陪伴他的只有脑海中的符文,现在看起来就是土地的神职符箓了。

    吴老夫子告诉他,这个世界的人死后都会直接变鬼,而鬼魂若没有大机缘七日后就会消散。生鬼不能近人,更不能近村,否则必有大祸。

    吴老夫子年已五十有三,对生死已经看淡,但就是放不下家中幼女,今天违背了自己的话,想来远远地看上一眼,不期就这么没了。

    方明看着白光一闪,吴老的鬼魂就这么被融化,身体就不由颤栗起来。

    看着铺面而来的白光,方明不禁开始挣扎,自古艰难唯一死,虽然已死了一次,却不想再形神俱灭。

    突的,脑海中的土地符箓大放光明,牢牢护住了方明,让方明逃过一劫。

    身体也能动了,赶紧撒腿就跑。

    也不知跑了几里,终于没有了压迫感,长出了口气。

    微一打量,又是苦笑。

    只见身体里的神力又少了一丝。

    前天醒来时就发现体内有七丝白气,昨天就只剩六丝,结合吴老的说法,一丝神力能供他存世一天,清晨做法又耗去一丝,保命再少一丝,他现在只剩四天的时间了。

    不过,昨日之事若能成,今天便有收获。

    方明心思沉入识海识海中土地符箓居于正中,不时有光华闪过,显示着灵异。其中一个符号突然闪烁起白光,却是昨日用过的托梦之法,透过符箓感应,齐秦氏已经到了大柳树下。

    齐秦氏费力地搬起一块褐色石头,往下一摸索,就发现了铜簮,不禁大喜。

    这簪子做功较粗糙,还隐隐有着铜锈,可就是此簪,也花了足足三十文,是当日成亲的聘礼。

    在这个世界,一文钱可以买一个杂粮饼,虽然粗糙,但分量足,是一般农夫一天的伙食。三十文,再挖点野菜,就是一个三口之家一月的用度。

    当初妇人丢失此簪的心情,可想而知。

    如今失而复得,齐秦氏大喜时也记起了昨夜土地神的话语,“真假与否,明日自知,你得簪后可在树下焚香默祈片刻,如是心诚,我日后自会继续庇佑于你。”

    因此世界初一、十五都要祭祀,人人都要上香,所以线香倒是家家都备。齐秦氏摸了摸怀中的铜簮,再不迟疑,点燃三炷香插入柳树前的土中,闭目默祷起来。

    冥冥之中,她头上的一根白线透过虚空,和方明体内的土地符箓连接在了一起,伴随着香火蔓延,方明顿时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中。

    等到方明回过神来,仔细一看,体内多了一丝神力,而符箓上也多了一根白线,透过虚空可以隐隐看见齐秦氏活动的画面,心知第一个信徒有了。

    三月初五。

    此时已有春意,柳树上也能见点绿色,树下的地上已经积了点香灰,方明盘坐在地,身躯已渐有凝实之象。齐大夫妇正跪地祭祀,旁边还有几个农妇也在上香。对方明竟如视而不见。偶有对话声传来:

    “听说这里有个土地神呢,专门给人送财,看齐大一家,现在都吃上白面馒头了!”

    “土地神,干什么的?别不是柳树成精了吧?”

    “尽瞎说,当心恶了土地神,只见厉鬼吃人,哪见送财的呢,要真给我十两银子,鬼我都拜!”

    “十两,一两都行……”

    自四天前方明指点齐秦氏找回铜簮后,齐秦氏对方明信心大增,成了信徒,而齐大还是半信半疑,不过倒不说什么中邪的话了。

    方明有着土地神职,自有灵验,对地下埋藏之物更是如数家珍,不过现在只能在视线所及之处有效,于是又行托梦之法,将齐大夫妇一起拖入梦乡。

    由于齐秦氏已是信徒,这次只耗了一丝神力,在梦中指点了二人几处地方,让二人得了近百文钱,引得二人时常来此祭拜,得些香火。这里方明却留了个心眼,没把几处藏银子的地方指给他们。

    方明发现,随着众人的不断祭拜,自己身上的灰气已经渐渐转白,神力也积攒到二十七缕。这些却是齐大嘴巴不牢,泄了消息,农妇求财,于是香火日多。倒让方明哭笑不得。

    自付:我可不是财神,而且埋铜钱的地方已经快没有了,总不能把银子给他们。再说,再多钱,也总有挖完的一天,到时可不好办了,就在这时,心中一动。

    “让开、让开、让老子来看看。”

    一个大汉赤着上膊,挤开人群,嘴里说着:“齐大,听说你小子最近发了横财,怎么不见来孝敬你老哥呢。”

    齐大一惊,此人叫王二,是村里有名的破落户,专门偷鸡摸狗,做些下三流的勾当,心里叫苦,嘴上却说着:“什么横财,那是土地爷指给我的,你这人好生无礼,当心恶了土地神,有你好看!”

    王二哈哈大笑,说着:“什么土地神,老子才不怕,限你后天之前给我五十文,不然就别怪兄弟无情!”

    话音刚落,王二就扯开齐大,蹋灭香火,在众人面面相觑中扬长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