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神皇庭 > 第一章 秀才遇到匪
听书 - 武神皇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秀才遇到匪

武神皇庭 | 作者:狗狍子| 2020-07-21 07: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荒郊野岭,本来就渗人,此刻再加上老鸦嘎嘎的叫个不停,更是阴森恐怖得很。

“是谁叫你来的?”

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吐着血,指着对方愤怒的质问道。

“一个死人,告诉你又有什么?怪就怪你小子不识相,抢了别人的‘东西’。”

答话的是一个面相凶厉,身强体壮,紧身衣裤的粗糙汉子。

“胡说!

我叶沧海虽说穷,但一生行得正,坐得端,就更别说行那抢劫财物的苟且事了?”

书生气得怒目圆瞪,双手颤抖,不过,手却是紧紧的拽着插进自己肚子的刀,那一身洗得发白的布衣都给染成红衣了。

他知道,这刀一旦抽出,就是自己毙命之时。不过,他不甘心,想死个明白。

“呸!书读得多有用吗?还不是呆子一个。爷告诉你,不是‘财物’,是乌纱帽懂吗?真是头猪!”汉子一脸不屑的骂道,抓着短刀的手在这一刻松开了。

“卟哧!”

汉子怎么也没料到,书生突然抽出了肚子里的刀一个神反转,狠狠的捅进了汉子肚皮。

“杀锻体三重境恶人一个,奖宿主锻体一重境功力。”

咔咔……

好像古老的机械键盘在打字,那个什么的‘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响起了。

叶沧海发现,一道青光冲进自己体内,骨骼一声爆响,突然间吃了大力丸似的精神百倍。

他没丝毫犹豫,一把按住壮汉,问道,“说!是谁叫你来杀我的?”

“哈哈哈,我就不告诉你这头猪!”壮汉狂笑着喷出了最后一口血,头一歪,一脸狠劲的挂了。

叶沧海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还真它吗得倒霉透了,本来在地球上喝着金牌马嗲利,开着法拉利带着清纯萝莉妹正兜风。

谁能料想到居然碰到了警察抓杀人犯,一时脑虫上涌,正义感爆棚,开车狠撞了上去。

结果,魂穿了。

魂穿了也不打紧,要是穿到一个王爷身上也能快活一世的。

可是特别的悲剧!

居然穿到一个穷书生身上,这家伙也叫叶沧海,海神国海州省东阳府青木县人氏,不过,还好刚中了个‘举人’。

本应该高兴才是,只不过家徒四壁,听忠仆李木说是当年父亲在省城为自己订了一门亲事。

于是,叶沧海厚着脸皮到未婚妻宁彩琴家‘借’到了几百两银子准备打点省里的官员。

哪料到刚出宁家不久居然遭人诬陷,赔光了银子,自然没钱去打点省里的官员们了。

但是,叶沧海毕竟是乡试第一名‘解元’出身,不安排一个位置也太难看了,最后,倒也给安排了一个没有品级的县学‘训导’。

青木县地处偏僻,山高路远,强盗横行,省里原来安排的‘县学教谕’朱之江一听就吓坏了,赶紧托关系到别的地方高就了。

穷山恶水出刁民,青木县名声在外,在省里可是排得上号的。

别的候补举子可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八品教谕’丢了小命,自然没人争。

结果,倒给叶沧海捡了个便宜,回县走马上任。

可是晚上是娘李秀菊的生日,这些年下来,娘为了叶沧海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饱饭。自己中了举又捞了个官,这是送给娘最好的生日礼物。

所以,叶沧海没走官道,抄近路回家。

哪料到刚到这乱坟岗一带居然杀出一个黑衣人一刀捅进了肚子,断气时刚好地球的叶沧海魂穿至此。而且,怪事还发生了。

叶沧海居然看到自己脑部飞出了一块小玉片,而这具身体的内腰带上挂着的一块小玉片也飞了出来。

两块玉片一撞,紫气萦绕,好像在焊结,居然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这厮顿时吓了一跳,自己脑中飞出来的小玉片可是自己在地球打小就戴脖子上的,有点像是一块小玉板。

它的另一半怎么会跑到异界来?

难道这里头藏着天大的玄机?

眼神不由得落在了整块玉片上,发现上面还有字——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

接着,像电脑屏幕一般又出现了许多字符:

宿主身体太弱,血量不足,危机,伤重……

开启系统恢复生机、激活求生欲望,修复受损……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顿时有了力气。而插进肚皮的刀居然自动的弹了出来,而恰好此刻贼人又松开了握刀柄的手。

于是,当机立断,来了个神反转,一刀结果了壮汉。

想不到刚杀了壮汉居然又触动了那什么的大奖系统,一步跨入了锻体一重境。

要知道,叶沧海打小就体弱多体,虽说天姿聪明,最后,也只能考了个文举人。要论力气,他连普通人都不如。

而海神国是个武力治国的地方,强盗横行,山寇称王,杀人越货天天都有发生。

所以王侯将相,县令、村长、秀才、举人也都会来上几招防身护体。

而‘锻体一重境’是普通人成为武者的第一道门槛,也就是体内产生了一丝内气。可以力举百斤,超过了一般的普通人。

而海神国武者‘锻体境’分为六重,六重境者可力举三百斤。

六重颠峰跨入内罡境,内气成罡,皮肉硬如枣木,那就是一方‘小强’了。

刚被杀的壮汉可是锻体三重境武者,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那厮怎么也没料到会死在叶沧海这个菜鸟手中,难怪死了眼睛还不屈的瞪得滚圆。

叶沧海迅速的搜找了一下壮汉的尸体,穷怕了,发点死人财也是迫不得已。

不过,除了几十两碎银子外还发现了一块腰牌,上面刻着‘罗列’两个字。

“鬼手罗列!”

这家伙可是鼎鼎大名,黄蜂寨六当家,一个杀人如麻的凶孽。

叶沧海不由得愕然了好几秒,想不到自己居然能杀死这种级别的‘高手’。

不过,既然罗列死前说是自己抢了别人的位置,那幕后指使者肯定是衙门里的重要人物。

如果给他发现罗列死了,肯定会怀疑到自己头上。自己目前实力太弱,又没背景,还是低调行事为好。

所以,这厮想了想,正准备把罗列的尸体埋进一处坟墓之中。

这时,远处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喊声道,“老罗,磨叽什么,得手了咱们赶紧找个地方抱着娘们喝酒快活去!”

叶沧海一看,又一个粗壮大汉提着把金刀过来了。

金刀李挺!

叶沧海顿时吓了一跳,肯定是他了。黄蜂寨三当家,善使一把精钢镀铜刀,比罗列还要生猛。

这家伙绝对的凶人一个,有次在县里梦香楼喝酒,因为一个‘歌妓’把对方一家八口都杀绝了。

反正跑不掉了,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

叶沧海悄悄把罗列的尸移了过来,尔后朝天压在自己身上。

那边有响动,李挺耳朵灵,自然听到了,于是,提着金刀,满身酒气,还大摇大摆的晃着就过来了。

“六当家的,你怎么啦?”

一看到鲜血淋淋的罗列躺地上,李挺也给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我死得好冤啊三当家的!”

罗列突然僵硬的就站起,膝盖都没弯一下,还沙哑嗓门叫了一声,李挺吓得当啷一声金刀掉在了地上。

叶沧海撑着罗列的尸体突然的往前一扑,李挺条件反射伸双手去扶,免得他摔倒,也就眨眼间功夫。

还是那把生锈的短刀,这次不是肚皮,捅的却是李挺的脸。

李挺尽管强悍,但是,叶沧海已非先前的叶沧海了。

李挺的脸差点给捅穿,他惨叫一声倒下了。

叶沧海不敢大意,马上扑上,又狠补上了几刀,那脸都快给捅成碎酱肉了才松了手。

咔咔声又响起,发现玉片又亮了,打出字来。

‘杀李挺,奖锻体二重境’。

一道青光从玉片之中注入了身体,几秒过后,叶沧海身体噼啪一声爆响,力增十倍,精神抖擞。转眼间,锻体二重境了。

这什么的系统,还真是牛XXX的。要是再杀几个恶人,三重四重五六重,岂不一下子就嘎蹦到‘内罡境’?

到时,这青木县自己可以当王八横着走道。

“啊,少爷,你受伤了……”

这时,远处传来忠仆李木焦急的喊声,李木原本是陪着叶沧海一起去省里的。

后来,临时头有急事离开一阵子,交待叶沧海在客栈等他。

哪料到叶沧海想赶着回去陪娘过生日,在客栈留下一封信后抄近路回家。一看叶沧海满身鲜血,可把李木差点吓屎。

“没事,木叔,这是强盗的血。”叶沧海摇了摇头,一脸淡定的应道。

“嗯?是你杀的?”一看地下的尸体,李木大吃了一惊。

“侥幸偷袭得手,木叔,此地不可久留,咱们快走。”叶沧海催道,主仆俩收拾好一切匆匆而去。

终于到县城了,发现罗列和李挺的画像不正贴在壁上。主仆俩相视一笑,进了城。

九点左右,叶沧海匆匆赶到县衙报道。

县令张元东大人正招集衙门主要负责人训话。

进到县衙后,发现衙门班底成员几乎都到了,包括县丞陶洪义,主薄蔡道平,县尉林云、县巡检史青,捕头崔俊一干人等。

叶沧海的目光不由得在主薄蔡道平和县尉林云以及巡检史青三人脸上扫过,

其中,主薄蔡道平此人最为可疑。

因为,就蔡道平是正九品职位,罗列说自己抢了别人的位置,论资排辈,此人当然是县衙八品‘教谕’的最佳人选了。

当然,巡检史青和县尉林云也有可能,毕竟,他们也是从九品官员,有后台的话一下子升到八品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为,海神国的官员品级跟清朝有些相似,九品十八级。

“呵呵呵,各位,省里对咱们青木县特别照顾,居然把本次乡试第一名,咱们的‘解元’叶沧海安排回县里任‘教谕’,有这样的天才教导我县读书人,真是我青木县之大幸啊。”叶沧海递上公文,张县令阅过后捋须开怀大笑不已。

“呵呵,历来作官者大多都不安排回原籍,再加上我青木县山高路险,贼人出没,叶解元肯回来,真是心系家乡父老,我县之福德啊。”县丞陶洪义站起拱手相贺道。

“未必吧!”这时,主薄蔡道平不阴不阳的应了一声。

“蔡大人何出此言?难道不欢迎叶解元回家乡为官,为百姓造福?”县尉林云马上问道。

“那倒不是。”蔡道平斜眼瞄了几位一眼摇了摇头。

“噢,蔡大人难道还另有说词?”巡检史青也站起问道。

“当然,据说,本来省里安排的是一位叫朱之江的举人到咱们县里任教谕的,叶解元任我县‘训导’。

后来,大概是朱之江嫌咱们县有点偏,到别地儿高就了。

所以,叶解元就高升了,恭喜恭喜啊。”

蔡道平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根本就是在讥讽。

“蔡大人干脆直接说我叶沧海这官是捡漏得来的就是了嘛,何必还拐出这么多弯弯道道的。”叶沧海也皮笑肉不笑的应道。

这个蔡主薄,明显是酸气冲天,极有可能他就是幕后主使。

“难道不是?”蔡道平顿时不高兴了,眉毛一挑,挑衅味儿十足看着叶沧海。

刚发书,各位先收藏着,给几张推荐票吧,狗子忠心感谢!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