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赖天尊 > 第一章 白花花的大腿
听书 - 无赖天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白花花的大腿

无赖天尊 | 作者:任西风| 2021-02-23 16:0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这世上沽名钓誉、名不副实的人多不胜数,似我这般名副其实的人却实在不多啊!小爷叫吴赖,自然便是无赖了!

——摘自《吴赖语录》

“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如同那乌云遮满天,二摸呀,摸到呀,大姐的眉毛边……”

吴赖头枕着双臂百无聊赖的躺在操场上的草坪上,满脸自得地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十八摸》,只是这歌声从他的口中唱出,偏偏给人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很无耻,又好像很忧伤。

操场上有不少踢球玩的学生,可是这些人都远远地绕开吴赖躺着的这块地方,就算有人偶尔看过这边,眼神中又带着一丝鄙视,还混杂着几分惧怕。

“吴赖,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躺在这!”

就在吴赖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恼怒的声音,吓得他一个激灵,猛的睁开眼睛,只见一双洁白圆润的小腿首先在他的眼前。

吴赖情不自禁地顺着小腿向上望去,摇曳的裙摆内,修长的双腿白花花地有些晃眼,再往上看,却是一抹粉红色映入眼帘。

“十六摸,摸到呀,大姐大腿上边,如同白藕一般般,我越摸越喜欢,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吴赖看到这般情景,不禁又唱了起来,将一只手从头下抽了出来,朝着那一双美腿探去!

“吴赖,要死呀!”

来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站的位置离吴赖的头实在是有些太近了,让这小子顺着裙摆看到自己的裙子中去了,抬脚踢了吴赖的手臂一下,退后了几步,指着吴赖娇叱道。

吴赖这才看清,来人是一个长的青春靓丽的高挑妹子,此刻这妹子满脸羞红,脑后的马尾辫也由于气愤左右摆着。

吴赖撇了撇嘴,本来要坐起来的身子却是重新躺了下去,口中懒洋洋地说道:“任雅岚,看你一下又不会少了一块肉,再说了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没必要这么绝情吧?还诅咒我死呀活的?”

“谁跟你有买卖?”

任雅岚脸色更是绯红,不禁又要抬腿去踢吴赖,却是还没有动作,吴赖仿佛已经猜出来任雅岚接下来的动作,头微微一偏,眼神瞄着任雅岚裙摆下方,嘴角带着几分坏笑地说道:“嘿嘿,小妞,来踢我,使劲踢,把你拿手的招式都使出来,今天你要是腿抬低了我跟你急!”

“你……你这个无赖!”

任雅岚已经伸出一半的腿硬生生地收了回来,狠狠地跺了一下草地,一双美目已然是泪眼朦胧,编贝一般的牙齿咬了咬下嘴唇,恨恨地问道:“吴赖,你整天在学校里面混日子,这眼看着就要高考了,你还不赶快复习吗?”

吴赖闻言却是将眼睛一闭,晃动着翘起来的脚丫子,不耐烦地说道:“嘿嘿,我说任雅岚啊,论相貌,你是咱们这破学校的校花,论学习,你每次都是全年级第一,那些重点学校的学生也考不过你,你说你不好好地琢磨是上华夏大学,还是金陵大学,你整天纠缠我这个无赖做什么啊?”

吴赖实在是不明白,这个任雅岚据说家境不错,人长得那更是别提了,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自己经常看着流口水,而且学习每次全年级第一,是这个破学校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可以考上重点的学生。

只是这校花级的小妮子却是不知为何,对自己是青眼相加,两年多一直催着自己好好学习,每天在耳边唠唠叨叨。

吴赖虽然很是赏心悦目任雅岚的美色,可是也禁不住这两年多的无休止的轰炸,对着任雅岚这么一个校花级的小妞,却每每是望风而逃,这不,才刚刚逃出教室放放风,这小妮子便又追来了!

“我靠,这小妞别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吧?”吴赖心里有些美滋滋的想道。

“谁纠缠你了?本姑娘这是为了你好,你就这样堕落下去不成?”任雅岚看着吴赖那惫懒的架势,也有些生气,忘了刚才的羞涩,叉着腰指着吴赖娇叱道。

按平时,吴赖此时便该乖乖地跟着任雅岚回到教室假装看书,或者爬起身子落荒而逃,可是此时的吴赖看着任雅岚生气的样子,脑海中却是浮现出来刚才看到的那白花花的大腿还有隐约间的那一抹粉红色,心中不由一荡,坐起身来鬼使神差地说道:“任雅岚,你又不是我的老婆,凭什么管我啊,你想让我听你的也行,那以后就当我的老婆,怎么样?”

任雅岚一听不由地呆了,这吴赖平时也没有什么正经话,可是像刚才这般**裸地要自己做老婆的话语,却是第一次听到,本来已经消褪了绯红的脸庞登时又红又烫,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偏偏这时吴赖这厮无赖劲儿上来,满脸迷醉地又来上了一句:“嘿嘿,任雅岚,别说,你这害羞的样子还真好看!”

任雅岚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虽然刚刚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可是对于吴赖这火烫的话语也是禁受不住,闻言却是早就忘了自己出来的目的,朝着吴赖轻唾了一口道:“呸,你不仅是个无赖,还是个臭流氓!”

说完,任雅岚却是扭转头,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迈着轻盈的步子,朝着教室快步地跑开了!

吴赖却方才醒悟自己说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像话,不由伸手狠狠地在自己的后脑勺拍了一下,重重地躺回了草地上,心里不免有几分懊恼,自己找理由安慰:“我勒个去,这算什么呢?我是无赖不假,可说我是臭流氓却是有些冤哉枉哉啊,那个什么也不是我故意要看的,是你自己送到我眼前的,我又不是瞎子!”

吴赖想着,顺手在身边狠狠地拽下一根青草的叶子,扔进嘴里,眼神微微眯起,望着头顶的蓝天,口中喃喃自语道:“爷爷,两年多了,小赖整日混迹社会,就是为了弄清楚你当年的死因,现在已经有些线索了,爷爷,你等着,终有一天,小赖会为你报仇雪恨!”

吴赖今年十六岁,是个孤儿,生下来就不知道父母是谁,被一个捡破烂的老头从垃圾箱里捡回去的,也不知道这老头怎么想的,他姓吴,便顺口给吴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按照吴老头后来对吴赖的解释是,吴赖小时候的身体很差,起个这样的名字好养活!

这老头对吴赖着实也不错,家里穷的当当响,可愣是用捡破烂挣来的钱,让吴赖上了学,吴赖也争气,从小品学兼优,可惜老头在吴赖上初三的时候,因为捡破烂的时候,捡到了不该捡的东西,惹上了不知道什么势力,被当街一番毒打之后,不治身亡。

这捡破烂的老头是吴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一下子离他而去,给了吴赖无比巨大的打击,吴赖从此之后再也无心学习,逐渐和一些不务正业的学生混在了一起,中考的时候,更是本来能够考上重点高中的他只是考上了一所本地风评极差的职业高中。

好在这职业高中不仅不收费,每年还补贴一些生活费,使得吴赖不至于生活太过的困窘,而吴赖到了职中之后,更是每天游手好闲,没有一天能安安稳稳地呆在教室里,每天打架斗殴、寻衅闹事,成了名副其实的无赖!

天色渐渐地晚了,吴赖伸了个懒腰,爬起身来,却是想起自己刚才对任雅岚说过的话语,心里着实有些难以面对任雅岚,便索性不去上自习,从校园的一处断墙跳了出去,准备回家!

吴赖的家便是当年老头留下来的一处破旧的窝棚,在学校的屋后二里远的地方,周围没有人家,窝棚是用一些残破的钢瓦搭起来的,勉强能够遮风挡雨而已,不过对于吴赖来说,已然是无比的知足了,毕竟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虽然比起学校宿舍的条件差远了,可是那些窝棚外堆积的破烂让吴赖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便好似是老头还活着一般。

学校和窝棚之间,是一片长满了奇形怪状树木的林子,即便是白天也是有些阴森森的感觉,如今到了傍晚,更是显得荒凉无比,管据说这学校后的这一整片地方以前是坟场,就是现在依然会在那树木之间偶尔发现一些残碑,可是吴赖生性胆大,再加上这里可以算作是自己童年的游乐场,所以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一般人根本不敢来的地方当做一回事。

吴赖刚走进林子不愿,却是觉得小腹发胀,看看左右没人,便找了一个旮旯解开裤子嘘嘘起来,一股急流冲得地上的黄土都被掀起了一层!

“爽啊!”风小天一边系着裤袋,打了个寒颤感叹道,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自己刚才尿液飞溅的地方,却是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吴赖只见被自己尿液冲起的地方,本来应该是一个小坑才是,可是却凸出来一片绿油油的东西,看样子是有什么东西被自己一泡尿给冲了出来!

作为捡破烂家庭出身的孩子,吴赖对破烂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便从一旁的树上折下一截树枝,也不嫌弃自己的刚才尿过,往出扒拉那个绿油油的东西。

费了老大的劲,太阳眼看都要落山了,林中一片昏暗,吴赖终于将那个绿油油的东西挖了出来,却发现不过是一个样式有些难看的绿色的陶罐。

“切,我勒个去,晦气,闹了半天不过是个尿罐子而已!”吴赖本来还以为挖到了什么宝贝,一见之下大失所望,一脚将那“尿罐子”踢到了一旁,扔掉手中的树枝,提了提裤子准备回家!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