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未央世界 > 第一章 婚礼

第一章 婚礼

未央世界 | 作者:yyong5| 更新时间:2018-10-27 07: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伏月大陆,东郡,月桂镇。

对于一个仅有数千人的小镇,倒不如说是个较大的村落更确切点,因为,在伏月大陆的地图上,连它的位置标识都不曾有。。

然而,也就是这样的一个边陲小镇,今天却迎来了它最喜庆最热闹的一天。

青族,在镇子上算是较大的家族了,尽管它上上下下加起来仅有寥寥数十人,尽管,或许···它也曾经有过属于它的辉煌···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大家族,它的掌管者却是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一个病怏怏连走几步路都要喘上几喘的少年。

而今天,也正是这个病秧子少年成婚的大日子。

青族大院今天被装饰的极尽喜气和隆重,从大门上张贴着那大大的红喜字,门梁上悬挂着的那代表喜庆的大红灯笼,还有下人们那不停忙碌的身影,以及他们脸上荡漾着的笑意,都无不显示,今天是一个特别值得庆祝,特别值得开心的日子,因为,今日是他们的少族长大婚之期,而且,据说娶的是一位了不得人家的女儿,更何况,按照他们的话来说,这样也可以冲冲喜,驱驱邪。

然而,与外面不同的是,大厅内却稍显冷清,只有两个人,一坐一站,坐着的是一个病歪歪穿着新郎服的少年,站在少年面前的,是一个双鬓斑白的黄衫中年男子。

“正叔,这门婚事果真是父亲许下的么?”

趴在桌旁,看着桌上那一对大大的龙凤红烛,少年伸出手来摸了摸,而嘴里却有意无意的问着。

那被称为正叔的中年男子见少年问话,先是疼惜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才语气温和的答道:“是的,青巳少爷,族长在离开之前曾交待过我,说您年满十五岁这天,就让我好好操办这场婚礼。”

手上不经意停顿了一下,眼眸微垂,只是轻嗯了一声,接着少年便又是轻抚那燃烧着的红烛,沉默不语。

少年那细微的动作与表情没能逃过中年人的眼睛,心中突而没来由的一痛,看着他那单薄的,放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瘦弱身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原本还算俊秀的他,却被病痛折磨的如同尸体一般不堪,此时,中年男子心底不禁就想嘶吼大骂“老天,我艹你大爷的,你折磨他都已整整十五年了,你是瞎了眼,还是根本就没长眼睛啊,该够了吧!”

这个中年人口中的青巳少爷正是今天大婚的主角,奇怪的是,他自打出生就得了一种怪病,病根却无人知晓,只是一发病身体就感觉奇痛无比,而且皮肤变得如纸一样惨白。

迄今为止,这个病伴随他已整整有十五年之久了。

而他,全名叫严正,是青族的大管家,来青家差不多有二十五个年头了,因此,他是看着青巳长大的。

“正叔,今天···他们会来么?”

突如其然的一句问话,让严正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或确切的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该怎么回答,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少年说的他们,指的是谁。

“这···”

收回红烛上的手,青巳慢慢地靠在椅背上,继而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看上去他似乎并不在乎严正的回答。

“青巳少爷,其实···”

正当严正欲开口想说点什么时,院外传来的一阵喧闹声却打断了他的话。

“何事如此吵闹?”眉头一皱,严正扭过头冲着门外不满的嚷道。

“少爷,严管家,来了,他们来了!”

一个下人心急忙慌的跑进来,满心欢喜的高声叫道。

一听此话,严正脸上马上一喜,他没想到人竟如此快就来了“是么,那,那还不赶紧准备鞭炮迎接,可万不能失了咱们青族的礼数啊,快去!”

闭上的眼眸此刻再度睁开,撑住椅子扶手,青巳也欲起身,可严正却是抢先一步轻按住其肩头,说道:“少爷,您身体不适,坐着便好,我去张罗就可以了。”

还未等青巳答复,严正就已转身朝门口走去。

然而···

“不用客气了,我说两句话就走!”

一男一女两人跨门而入,刚好与要出门的严正迎面对上。

严正瞧得清楚,说话的是一个约莫十四五岁年纪,长相清丽难言,一袭雪纱笼罩下的紧身白衣,将那玲珑小巧的身段勾勒的曼妙动人,一股尊贵气质自她身上自然流出,显然,此女子绝非来自一般普通人家。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美人胚子,脸庞却是冰冷肃然,给人一种不可靠近半步之状。

不用猜,严正也能知道,眼前这位美貌少女定是今天的新娘子无疑了,顿时,口中连忙客气道:“想必您就是东郡银龙大人的掌上明珠,上官诗毓小姐吧,一路劳累,真是辛苦了。”

“既知道,那就不用我多费唇舌了,直接跟你说吧,今天我并非为结婚而来,而是来取消婚礼的!”

一言既出,震惊当场!

门旁早已有许多人在看热闹,本都是想一睹新娘子的芳容,但没承想仅一句话,就让嘈杂的众人惊的是目瞪口呆,而之前诸如赞美夸奖少女的话语,此刻却是再也无法说出口了。

大厅内外一片寂静。

少女那平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冷漠的俏脸上没有一分感情,放佛此话本就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一般。

···

片刻的沉静后,管家严正率先反应了过来。

“上官小姐,您这玩笑开的,太,太大点了吧···”

结巴的话语,僵硬的表情,都说明,他此刻显得异常的尴尬。

美眸微移,上官诗毓直视严正道:“本小姐,像是在开玩笑么?”

“可这门婚事是···”

“忘了问,你是何人?”

“我是青族的管家,严正。”

“那就暂且退下吧。”

仍未带半点感情色彩的话语,竟给人一种不容抗拒的气势。

收回眼神,不在话语,上官诗毓轻移莲步,却是直接朝严正身后坐着的青巳走去。

这时,当严正转身还欲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只手却突然横在了他的身前。

“你是聋了么,诗毓说,你可以退下了!”

眉头一皱,严正就想看看究竟是何人说话如此难听时,就见他面前已然站着一个身着华服的青年。

此华服青年身高与他齐平,长相并非十分出色,但竟也有一股尊贵的气质透出,而拥有这种气质的,显然是常年养尊处优导致,不过从刚那句话来看,却是极难让人联想到他真是出自一个上等家族之中。

忍住心中的怒气,严正依旧客气道:“敢问阁下是何人?”

在刚那句话出口之时,门口众人都已是怒形于色,但华服青年全当做没看见一般,转过身,背负双手,傲气的答道:“本少乃泰山郡第三子,泰枫!”

众人从未出过青桂镇,自然并不知晓这泰山郡为何物,而听此话的严正却是心中一凛,多年来的见识与阅历让他明白,此人惹不起!

微微欠身,严正恭谨的抱拳说道:“原来是泰山大人的公子,恕小人眼拙,招呼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泰枫冷哼一声,就当应过,不过从那高昂的头颅来看,此刻他显得极为的得意,显然是严正的态度让他很是满意和享受。

但族内众人却是大为不解,为何华服青年报出名号后,严管家竟是此番模样,难不成这个嚣张的小子真大有来头不成?

再看那已来到青巳面前的上官诗毓,她此时的面色却是有些不大好看,想她堂堂东郡千金,平时都是前呼后拥,人人都对其尊敬有加,何时竟受过如此怠慢,就算你不对我行礼,至少得起身吧,现在你坐着,我站着,如此一想,这是对我大大的不敬啊!

“你就是青族的青巳吧?”冷然看着面色苍白的青巳,上官诗毓语气不善的问道。

“正是!”

少女先前的种种表现,青巳都是看在眼里,所以,他对这个未来的媳妇当真是极为的不感冒,因此,语气上也是丝毫不让。

“哼,一个小小的青族少爷,架子真是好大啊!”

闻言,严正心中一慌,赶忙绕过泰枫上前躬身解释道:“我家少爷一直身体不适,不便起身,还请上官小姐多多包涵,谅解才好。”

“耳闻为虚,眼见为实,今日一见,果真是个病秧子啊!”转身迈前一步,与上官诗毓并排而立的泰枫看着青巳撇嘴嘲笑道:“难不成病的连腿都瘸了么,来之前我还以为诗毓要嫁的是个什么人物呢,切,太让本少失望了,竟是个病怏怏的废物啊,哈哈···”

如此嘲讽话语引得门外众人顿时怒火升腾,有十数人大气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全部冲进本就不大的厅内,怒视着哈哈大笑的泰枫,就欲发作。

令众人意外的是,坐着的青巳却是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冲动,放佛他并不在意这种话语。

又是冷哼一声,这泰枫仍是满不在意。

“上官诗毓,不知你今天来我青族,所为何事?”看着上官诗毓,青巳语气平淡问道。

“刚已说过,取消婚礼。”上官诗毓冷声答道。

“哦?取消婚礼?不知是取消谁的婚礼?”听得上官诗毓的话,青巳竟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

看着青巳这种好似确实不知的模样,上官诗毓微蹙眉头道:“自然是你我之间的婚礼。”

“呵呵···”

听此话,青巳却是摇头笑道:“我想你可能搞错了吧,我们之间何时有过婚约么,何来取消婚礼一说呢?况且,今天我娶的可不是你啊!”

青巳一言,竟让上官诗毓心间莫名一愣,而就在这个当口,严正却已是从青巳的话语中抢先反应过来“没错,上官小姐,我家少爷今天迎娶的确是青族本族女子,不知您身为银龙大人的千金,为何千里迢迢跑来要取消他们的婚礼呢?这么做,好像有些不妥吧?”

这时,众人也终于是从雾水中清醒过来,一个个心里暗呼,好爽!

“是啊,千里寻夫嫁,难不成上官小姐就这么稀罕我家少爷么···”

“上官小姐,就算您喜欢我家少爷,那也不能来硬的吧?”

“哇塞,少爷,您好有魅力哟,有人不惜取消婚礼都要跟你在一起呢!”

···

众人哄笑配合的声音此起彼伏,刚才心中还压抑的怒火此刻也是得以宣泄一空。

而上官诗毓这时也是明白过来,脸上霎时青红交替,羞愤不已,她哪会知道这个病秧子废物竟会这般作弄于她,真是该死。

可笑的是,一旁的泰枫之前还说过诗毓要嫁青巳的话,此时他的表情就更是颇为的精彩。

“青巳,你也不必如此,你我婚事乃父辈之间许下,虽然我今日取消婚礼实为不妥,但这也是为了你好,我的身份或许你也略知一二,将来我的夫婿定是要帮父亲大人掌管东郡,可以你这般模样,恐怕是难当重任,因此,还是作罢为好。”

只是少许时间,上官诗毓就已平复内心的羞愤,不得不说,确实了得。

其实,这一番话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换句话来说就是,你青巳配不上我上官诗毓!

“上官诗毓,你又何必把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呢,你身份尊贵怕也是因为你老子的缘故吧,以你自身来说,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呢,长相么,可笑!”

青巳反唇相讥的话语确让上官诗毓冷笑连连,突而竟眼神不屑的盯着青巳说道:“不好意思,我的骄傲不是你这种人所能知晓的,因为在我眼里,你还未够格!”

一句话完,上官诗毓体表外陡然出现一股强大的气势,而这股气势笼罩的中心,正是那坐着的青巳!

仅瞬间,青巳就感觉呼吸困难,汗珠从额头泌出滑落脸颊,无血色的脸庞此时更显惨白,更可怕的是,那本就不堪的身体放佛就要被挤压揉碎一般。

“上官小姐,请不要太过分了!”

此言一出,青巳身上压力顿消。

不停喘气的青巳看到,挡在他身前的,正是那管家严正!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