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 第一章 征兵
听书 - 兽行天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征兵

兽行天下 | 作者:逐没| 2021-02-23 16:4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征兵了!征兵了!……”

大漠之中,惊现一条黄龙,直奔鹿土城而来,其移动奇快,转瞬即近。中≥文

马声嘶嘶,蹄声隆隆。

那黄龙的龙头竟然是飞驰的一人一马,马背上俯着一个官差,正狠命地抽打着身下的健马。

马蹄翻飞,将大漠中滚烫的黄沙蹄得四下飞散。

城中行人纷纷驻足,望着飞奔而来的快马,俱处于征兵的恐慌、疑虑之中。

“闪开!快闪开!~”

一人一马瞬时已过城门,奔至城内石街。眼见无数行人挡住进路,那马上的官差连忙出声警示。

见快马冲来,百姓、商贩纷纷躲避,粮食、货物被掀翻一地。

“嘶!~”

快马行至街头处,马上官差忽地勒马,纵身而下。他连马也顾不得栓,冲在官府告示栏前,从怀中掏出一张告示,飞快贴于其上。

众百姓见官差如此急迫,都知道告示内容非同小可,连忙从四周蜂拥而至,将这官差围绕其中。

官差先拿出羊皮袋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口水,然后喘气,大喝道:“沿海一带,突遇大批蛮人侵袭,兵部下令征兵,每人饷银十两!征兵自今日起,要参军的到府衙报到!”

一时间人群之中议论纷纷,而那官差却已经拍马绝尘而去。

战争和征兵带来的恐慌,很快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开去,整个鹿土城都处于一种慌乱之中。

然而,看告示的人群之中,却有一对兄妹面有喜色,仿佛战争或者征兵,正是他们期待已久的事情。

两兄妹匆匆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兄长激动不已,大笑道:“妹子,我们赶紧回去告诉杨戕,这事他已经等了十几年了!”

“好!不过,我想先给杨大哥买几件衣服回去!……”

※※※

时值光武元年七月。

天下大旱,荒饥连绵,盗贼蜂起。

“征兵了!杨戕,征兵了……”

一个兴奋地声音在原野中响起,远远地传了出去。

天空无云,烈日当顶。

原野之中,禾苗枯黄,满地裂痕,只余稗草独青。

唯一能让人感到一点生气的,便是那田野边上,光秃小山峦之下的一株巨梧。其枝叶伸展,足足覆盖方圆四丈距离,纵然是这酷旱,亦不能遏止它那强大莫沛的生机。

只因这巨梧已根深蒂固。

“沙~沙~沙~”

一阵细微的声音在梧桐叶上响起,有如细雨轻拍之音。

声音时急时缓、时重时轻,有如一弯清泉,刺破了炎夏的沉闷。

然而这声音并非雨声,也非风声,乃是枪劲破空击叶之声!

杨戕此刻正凝神敛气,舞动手中长枪,幻起漫天枪影。

七尺花枪,号称百兵之贼。乃是说花枪灵活迅,神出鬼没,令人防不甚防。不过,这百兵之贼的花枪在此人手中舞来,却颇有丈二大枪的王者之气。

这见银枪吞吐开盍,凝重处,有若泰山崩顶;细致处,又若梨花飞舞。不过,无论枪势如何变化,这枪法之中都自有一种凛冽沙场的味道,生出一股一往无前的霸气。

显然,这是一套征战沙场的枪法。

纵然是旁观着,也不禁为这枪势中的霸气所动,顿升热血沸腾之感,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

刚才说话那人,见杨戕使得如此枪法,纵然有急事在胸,不吐不快,也不禁要为杨戕的枪法、气势所慑,哑口驻足,静观这神奇枪法。

“呜!~”

漫天枪影滕地消失无踪,游龙般的长枪攸地缩回了杨戕背后。

杨戕收枪定立,身子有如手中长枪一般挺直。此刻的他浑身衣衫都被大汗所浸湿,但英毅、粗犷的脸上却始终都保持着一种冷峻之色,即使身着寻常粗布麻衣,也难掩其凌厉之气。

仿佛,他就是一把威凌天下的长枪。

“年过二十有二,却始终一事无成,杨戕真是愧对杨门列祖列宗!”

杨戕叹道,脸上生出凄然气色,然后将目光投向刚才说话之人,道:“李洪,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全心练枪,不曾留意。”

原来这李洪就是先前鹿土城中看告示笑的男子,跟杨戕乃是儿时玩伴。而这杨戕,本是开国上将杨定国的子孙,奈何奸佞当道,杨门凋零,仅余杨戕一人。

杨戕天性毫勇,纵然家道衰落,也日日辛勤练武,等待有一日能得朝廷重用,重复杨门昔年荣耀。

李洪眼中出了灼热的神采,上前说道:“杨戕,征兵了!你,终于熬到了头!”

“征兵了?”

杨戕惊道,脸色瞬息几变,心中更是亦喜亦忧。

喜的是终于能沙场扬威,杨门振兴有望;忧的却是朝中奸佞横行,不能任贤纳谏,否则方外蛮夷如何敢来捋其虎须。

“好!好!”

杨戕连说了几个好字,但是脸上却毫无喜悦之色,他将自己的银枪递到了李洪手上,道:“大哥,这只枪是我唯一能送给你的东西了,你以后就把它拿去买了,能换回几两银子!”

“大哥?”

李洪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他一直年长杨戕一岁,但是两人一直都以名字相呼,他不知杨戕为何忽然叫他大哥。

“若非大哥为我管理田间苗木,杨戕只怕早就饿死此地!”

杨戕百感交集,道:“我杨戕本是不愿受人恩惠之人,但是却受了你们兄妹太多的恩情。二十多年,我虽然一直不说,但是却始终将你视为我的大哥!”

知道分别在即,李洪鼻子一酸,推了推手中的枪,哽咽道:“杨戕……有你这声‘大哥’,我便没有白交你这个兄弟!不过,这枪……你还是自己用吧!”

“不用了,从今以往后,杨戕已有资格使用家传玄铁大枪!”

杨戕仰天长叹,眼中射出坚定之色,望了望身后的茅屋,毅然道:“我要以先祖长枪重复杨门荣耀!”

说罢,杨戕将银枪往李洪手中一放,然后转身回了茅屋。再出来时,他手中已经赫然多了一只丈二大枪。

长枪通体黝黑,闪烁寒光,如同一只沉睡的猛兽。

“呜!~”

杨戕忽然纵身一跃,离地丈高,全力凌空一刺。长枪破空,有若猛龙出涧,出声声龙吟。

只这一枪,便已将他的决心和气魄尽纳其中。

不待枪势使老,杨戕又忽地沉肩抖腕,长枪化一为十,如同龙翔九天,瞬间爆射出千百道的枪影。

“哧哧~”的破空之声响个不停,枪劲所到,有若实质,如疾风劲雨一般射向头上的梧桐叶,在上面留下无数道枪劲刺破的小孔。

“猛龙出涧”、“穿云见日”、“风驰电掣”、“横扫千军”……杨戕一一使来,枪势愈来愈猛,有若长江大河一般奔流不息,无开无终。

“大哥,保重!”

不知何时,漫天枪影已经散去,杨戕用手中的长枪向最敬爱的“大哥”展现了心中的决心。心意已明,再无须多说,杨戕将这玄铁大枪拆分为二,背负于身后,然后移开紧握住李洪的手,就这么傲然地往外而去。

“杨戕,记得去看我妹子,她还在等你!”

李洪对着杨戕那笔直的背影说到,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在他的心目中,杨戕就是战场上的英雄,天生的将军。所以,他觉得杨戕是不属于这里的。

杨戕并未回头,顶着烈日前行,高声道:“大哥放心,真妹赠鞋缝衣之恩,杨戕岂敢忘记片刻!”

此刻的杨戕,早已是离心似箭,但若是还有一人能留住他片刻的话,就只有李真一人了。

杨戕并没有去李洪、李真两兄妹的家,而是直接向鹿土城的方向而去。

他知道,李真一定会在路口处等着他,因为她是真正明白杨戕的人。

果然,在山坳的出口处,杨戕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仿佛是山野灵气勾勒而成的曲线,她那纤弱至楚楚动人的身躯,竟然是如此惹人怜惜。

一如平常,李真身着淡绿的碎花衣裙,乌檀一般的长从当中一束,随意地坠在了背后,肩上挎着一个白布包袱,却将清秀的脸蛋藏在了两片梧桐叶之下,堪堪抵御着毒辣的太阳。

杨戕快步向前。

“杨大哥!”

李真已经听出了杨戕的足音,再顾不得烈阳似火,甩开用手顶在头上的梧桐叶,纵情扑入了杨戕的怀抱之中。

“真儿,让你受委屈了!”

杨戕轻拥着怀中的女人,心中感慨不已。自己二十有二,上不能报效朝廷,精忠报国;下不能成家立业,光大家门。便是怀中的女人,自己也不能给她一日幸福,反而时时还要受她兄妹照顾、周济……幸好,杨戕觉得,这一切的苦难和困惑,都将离他而去了。因为杨戕信心十足,杨家的人,从来就是战场上的强者,一如背后的玄铁长枪,猛如狮虎,势如破竹。

想到战场,杨戕心中豪气顿生,道:“真儿放心,待杨大哥征战归来,必定风风光光地迎娶你过门!”

“恩!”

李真俏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微微地仰起头,满眼的幸福之色,轻轻地应了一声。为了这一句承诺,她已经等待了四年。从十四情窦初开,到现在的十八妙龄,她心中都只有一个站得如长枪一般笔直的男子的影子。

她心中本有千言万语,但这一刻,她却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想好好在杨戕那壮实的胸膛中沉醉片刻。

杨戕心中一阵感动,李真虽然知道战场凶险、九死一生,但是从头自尾,也没有说过一句阻止他的话,只因为她深知杨戕的理想和抱负。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杨戕轻拥着怀中的女人,一动不动,任由太阳转过头顶,把最后一刻宁静留在了这里。

忽地,李真缓缓地离开了杨戕的怀抱,将包袱挂在了杨戕的肩上,清澈的美目望向杨戕,深情地说道:“杨大哥,一路保重,真儿等你回来!”

杨戕本想在说什么,忽感心中一酸,他猛地将李真再次搂入怀中,不让她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真儿,你也保重!”

杨戕真诚地说道,紧紧握着李真的小手,心情渐趋平复。

“杨大哥,你去吧,真儿知道照顾自己的!”

李真微笑着说道,抽出了自己的小手,细心地整理了一下杨戕的衣衫。

纵有万般柔情无法割舍,杨戕终于还是咬牙转身而去。

李真望着杨戕那笔直雄伟的身躯迎着烈日远去,再无法强忍,任由泪水奔涌而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