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圣皇 > 第一章 叶辰

第一章 叶辰

圣皇 | 作者:枫落忆痕| 更新时间:2018-10-27 06: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长生大6东州,临近东海的一隅之地属于楚地范围,楚王立国,虽叫楚地,但实则是楚国。统辖楚地近十万里疆土。不过对于无垠的东州来说,只是版图上的一个小点。

    楚地东部,临城,楚地一小城池,人口几十万,有四大家族,赵家,端木家,苟家,叶家。四大家族掌控着临城所有的商业贸易与产业。

    叶家,在整个东州来说,最多只能算四流小家族,在临城四大家族中也只能排在中末之流。

    叶家族地最偏远的位置有两座小院落,后面靠山,距离家族正院有一里之遥。

    小院内一间小屋中的木床上正躺着一个少年,屋内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坐在八仙桌边,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容清逸,轮廓却显得刚毅,隐隐中透着一股凌厉。

    在木床边,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扎着小马尾,小手撑着下颚,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年。

    突然,少年的眼皮动了动,小丫头立刻惊叫起来,“老爷,少爷醒了,少爷醒了!”

    叶辰睁开眼,看见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关切地望着自己,长长的睫毛,粉嫩的脸蛋,堪称精致的五官,是一个美人胚子。

    他愣愣地看着屋内的一切,目光从小丫头的脸蛋上移到坐在八仙桌旁的男子身上,迷茫的眼神立时变得精彩之极,震惊,愕然,不可思议...

    眼中的人或物,叶辰并不陌生。多少年来每夜都出现在他的梦里,那男子叶问天,是他在梦里叫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小丫头楠儿则是他的贴身丫鬟。

    见叶辰不应,怔怔出神,楠儿伸出一只柔嫩的小手正抚上他的额头上,带着些许担忧,道“少爷,你醒了,感觉怎样,没事吧?”

    稚嫩而清脆的声音如玉珠落盘。

    “我...没事...”

    叶辰摇了摇头,他不明白,自己不是昏迷了吗,怎么醒来却到了这里。

    “辰儿,你醒了,好好休息,明日早晨来后山,为父在那里等你!”叶问天看了叶辰一眼,转身走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中那流露出一丝溺爱之色。

    看着叶问天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叶辰的思绪渐渐飘远,那诡异的让他无法理解的一幕幕画面浮现在脑海中。

    记得在地球的时候,那一次老和尚让他去巫山寻找一件东西‘染血的衣襟’,也就是那一次,当叶辰千辛万苦拿到‘染血的衣襟’时,天地突然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隐约间只看到一道巨大的白影从天而降,像是一只雪白纤细的手掌,而后他便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却身在石棺中,石棺里装满了半棺的鲜血,却没有半分血腥味,且还散一股类似女子幽香的香味

    他从那口满是鲜血的石棺中爬出来,现自己身处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周围还有八座山峰围绕,每座山峰之上都有一口巨大的石棺,八口石棺棺头一致朝向他爬出来的那口石棺,八根黑铁链将那八座山峰与中间的山峰连通,呈现一幅诡异的画面。

    当时叶辰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觉得浑身寒,那样的场景太过诡异,无比的渗人。

    他抬头,入眼是一片湛蓝的天,云蒸霞蔚,如水洗般的干净。也就在那一刻,他隐约觉得自己身处的再也不是地球,亦或者只是一场梦。

    而后,他离开了那口棺材,霎时,风云色变,乌云压顶,像是世界末日一般,满天的神雷轰击而下,全都锁定他,紧接着无尽的纹络浮现,一缕缕垂落,目标也是他。

    那一刻,巨大的死亡阴影将他笼罩,在天威面前,他感觉自己比蝼蚁还要渺小,在下一秒即将化为劫灰,看着满天劈落的神雷,他想到了两个字‘天劫’。

    只是他并没有死在神雷之下,因为在同一时间,九口石棺上浮现无数的纹络,组成一道百丈纹络图案,为他抵挡了神雷与几天垂落的纹络,化解了死劫,但他却也被一缕九天垂落的纹络击中,紧接着纹络图案落了下来,将他笼罩其中,再后来便昏死了过去。

    这一切像是做梦一般,颠覆了叶辰的思维与认知,而当他再次醒来时却到了这里,梦境中的世界,长生大6东州叶家后山小院,曾经在梦里住了多少年的屋子中。

    叶辰用力甩了甩头,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他来到了每晚都会梦到的世界,这个世界中他有家族,有父亲‘叶问天’。经过一连串越常理的事情,叶辰也有了免疫力。不过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在那山峰之上,被天上垂落的纹络击中,却为何又出现在了这里。

    “我这是做梦么?”叶辰自语,狠狠拧了自己一下,刺痛传来,让他明白这一切都是事实,不是在梦境中!

    “少爷你干嘛呢?”楠儿看着叶辰奇怪的动作,满脸担忧之色,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没...没什么。”叶辰回过神来。

    叶辰终究无法完全平静,自己来到了每夜出现在梦中的长生大6东州叶家,对于一个生活在地球上二十一世纪接受过科学教育的人来说,短时间内是无法完全释然的。

    叶辰想到了老和尚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小子,这个世界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这只是表面,若是有一天你看到乎常理不可理解的事情,那不是你在做梦,一定是事实。”

    一个人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世界,让叶辰有着孤独的感觉,难以适应,心中不由得有些思念老和尚了。老和尚也就是收养他的师父,叶辰一直认为老和尚很无耻,不过对他倒也算好,教给他一套功法,可强身健体,凝练内息,让他拥有了傲人的身手。

    “喂,少爷,你在想什么呢?”楠儿再次伸出白嫩的小手在叶辰面前晃呀晃,见叶辰没反应,遂自喃喃自语:“哎呀,该不会是烧坏了脑袋吧。”

    “你才烧坏了脑袋呢。”叶辰无语,看着楠儿那一脸担忧的模样,敢情这丫头还真以为他脑子有问题,叶辰心中好笑,与这丫头在梦里相处多年,心中早已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少爷你欺负我!”楠儿小嘴撅起老高。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叶辰。

    “我哪有欺负你,谁叫你诅咒我,我只是惩罚你罢了。”叶辰压制了起伏的心绪,笑道。

    “你...可你也不能敲人家脑袋...会被敲傻的。”楠儿小声抗议。

    “哦...”叶辰顿时明白了什么,声音拖得老长,戏笑,道:“楠儿长大是要嫁人的,以后我不敲楠儿脑袋的,要是敲傻了,日后你这丫头要嫁不出去咯。”

    “谁...谁说楠儿要嫁人的。”楠儿翻身坐起,腮帮子鼓鼓的,道:“楠儿才不嫁呢,楠儿要一辈子做少爷的丫鬟。”

    小丫头虽然气鼓鼓的样子,但是越的可爱,不过对于楠儿的话,叶辰到是有些意外,“楠儿大了是要嫁人的,我许你自由身,不要将一世的青春浪费在我身上。”

    “我不要嫁人,我要留在少爷身边,不让大少爷,二少爷他们欺负你,他们都是坏人。”

    楠儿大眼中泛起水雾,紧紧咬着下唇,一双白嫩的小拳头攥得死死的。

    “傻楠儿,不用担心我,他们欺负不了我的。”叶辰心下感动,楠儿这丫头什么都为他着想,这就是这个世界与地球的不同之处,在这个世界的人容易对信仰与感情执着,而地球的人却难以做到。而她口中的大少爷,二少爷就是这个世界中叶辰的两个堂兄。经常以欺辱他为乐。

    突然,叶辰的目光定格在自己的手上,当场便让他一震,他摊开手掌又握起拳头,反复观看,越看越是恐惧。

    “楠儿,给我找一面镜子过来。”叶辰声音有些颤。

    “少爷你要干嘛?”楠儿不解,叶辰的反应在她眼里太奇怪了,但还是去拿了一面镜子过来。

    叶辰翻身下床,接过楠儿手中的镜子,往里一看,‘啊’地一声惊叫,充满了惊恐,一屁股坐在地上。那是一张白皙俊美的脸,五官堪称完美,不过却有些稚嫩。此时因为巨大的惊恐而有些变形。

    “怎么会这样,我的脸,我的手!”叶辰现了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事实,摸着自己的脸,看着镜子中的脸部的轮廓,整个人彻底呆立,好半晌后才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越看越心惊,最后一声悲嚎,“天哪,老子返老还童了,尼玛变成了个小屁孩!”

    什么现都没有这个现让叶辰惊愕,恐惧,像是被雷击一般,整个人彻底懵了,一个二十七岁的爷们,竟然突然之间变成了个十多岁的小屁孩,顶多只有十三岁。

    “少爷...你没事吧...”

    楠儿被叶辰的反应给吓到了,声音中带着哭腔。以为自己的少爷突然癫狂了。

    叶辰深深吸了几口气,以往在地球时每晚都会梦到这个世界,梦到叶家,在梦里他就只有十三岁,像现在这般大。

    “梦非梦,而是真实的世界,我来到了这里,变成了十三岁...”叶辰心中无力低语,一切已成事实,虽然诡异得无法理解,但却难以改变。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变成了小少年,那么就重新走自己的人生路。

    “少爷你怎么啦...不要吓楠儿好不好...”楠儿抱着叶辰的手臂,小脸都失去了血色,眼中泪水转动,都快要急哭了。

    “没事,我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叶辰强自微笑,道:“其实我刚才是故意逗你的。”

    “少爷,你干嘛...人家都快被你吓坏了啦...”楠儿跺了跺脚,

    十三岁,多么不更事的年纪啊,叶辰心中叹道,不过他却有着二十七岁的心智,而且修有真气,身手高。

    以往的梦境记忆中,在这个世界,他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体,受人鄙夷,嘲讽,欺辱,连家族的同辈也以欺辱他为乐。而今他真正来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叶家,一切都将会改变,废体叶辰之名在叶家,在临城都不会再有人提起。

    “咦,不对!”叶辰变色,一张白皙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运气之下竟然觉经脉中的真气无法进入丹田,也就相当于一身的真气完全废了。

    “少爷,你又怎么了?”看到叶辰黑如锅贴的脸色,楠儿担心地问道。叶辰连续一惊一乍的,搞的小丫头都快崩溃了。

    “没事。”风离摇了摇头,深深吐了口气,脸色也缓和了不少,不过一颗心却沉到了谷底,所有经脉与丹田连通之处都被堵住了,整个丹田坚硬如神铁,以后还要怎么修炼?

    叶辰想到了最后那一缕钻入体内的纹络。

    “我从石棺中爬出来的时候才试着运转了真气,那是一切无恙,而现在...一定是那一缕纹络,一定是...”

    自他从那口棺材中爬出来的那一刻,天地风云色变,降下神雷与纹络,那些以往只是在电视或小说中才出现的场面,却真实的出现在他眼前,而且是对着他而来。

    “天劫,天降神罚。”叶辰心中默默念道,“这片天地不容于我么?若非那九口石棺,我怕是早已成为劫灰了吧。”

    他本就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不喜欢被羁绊,而今却被天地所不容,天罚之力入体,丹田坚如神铁。无法修炼真气,但是他不甘,不服!

    他愤怒,无比的愤怒!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