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女神档案室 > 【001】 劫机
听书 - 女神档案室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001】 劫机

女神档案室 | 作者:龙城飞骑| 2015-02-06 09:11 | TXT下载 | ZIP下载

    “陈卫东!我求求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俩之间的关系,今天就到此为止!”北京电影学院门口,一声怒斥骤然响起,惊起了三五只雀鸟。

    周围,一群人正里三层外三层地聚着看热闹。

    要知道,今天这场大戏的主角可是校花谢双!

    北影这个地方,向来不缺美女,本就是专门培养明星的院校,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能在这个佳丽如云的地方被称一声校花,没两把刷子是绝对不行的。

    看看花坛边的这名女子,一袭长裙纯白如雪,虽然露得不多,但凹凸有致的身形却通过剪裁恰到好处地展露出来,尤其是V领的设计,使胸前那一抹雪腻更是无处可藏,引人无限遐思。

    今天的天气有点小热,不少男生当场就闹了个脸红脖子粗,甚至还有抵抗力稍差的直接流了鼻血——当然,这位仁兄自己还不知道呢。

    毕竟是朝思暮想的女神嘛,陡然看到,有点小激动也是难免的。~

    作为事件的主角之一,陈卫东的外形却显得有些不起眼——不,简直就是寒碜!

    一件军绿色的无袖T恤,一条洗得看不清颜色的迷彩裤,一双鞋头开线,鞋尾掉帮的跑步鞋,这就是陈卫东的一身装扮。

    不要说女主角了,就算是场外的一帮围观党们都有些招架不住,暗道这哥们儿不会是刚从火星上回来的吧……

    就凭这造型,你也想泡妞儿?当你是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啊!

    谢双是什么人?北影校花之一,在场无数男同胞们心目中的女神!

    如果女神给这样一个怪胎泡走了,岂不是当面打大家的脸?还是啪啪响的那种……

    甭说女神不同意了,就算同意,男同胞们也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不让那小子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就算哥几个白活了二十年!

    陈卫东好像丝毫没有这个觉悟,仍然握着拳头,眼睛死死盯着谢双,目光中透出一丝令人心寒的凶狠,仿若旷野中一匹受伤的野狼。

    “喂,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家双双说话你听不见?给你一分钟,马上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今天的事,我就当没生,快!”

    谢双身边,站着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额挂迪奥太阳镜,腕戴百达翡丽,足蹬卡斯诺,一身的阿玛尼休闲套,高富帅气派一览无遗。

    面对这位爷的呵斥,陈卫东鸟都不鸟,只盯着谢双,一言不。

    “大东,你放过我吧……”谢双不愿与他对视,背过了身。

    陈卫东的拳头逐渐攥紧,两条膀子上的青筋也跳了出来,更显得筋肉虬结。周围人一见,不禁暗自心惊:靠,这小子估计练过啊!

    “我勒个操,给脸不要脸是吧?行,有种你就……”高个儿青年话没说完,忽见对方一抬头,两道冷电般的目光骤然射来,登时逼得他把剩下的话全部咽进了肚。

    “你保重!”陈卫东终于开了口,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后,立刻拎起地上那个军绿色的大包,掉头就走。

    周围“嗡”的一下,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在热切讨论,更有甚者还掏出手机,兴致勃勃地给这位“蛤蟆哥”拍照留念。

    陈卫东钻出人群,漫无目的地奔跑着,天上明日高照,阳光灼烈,他的心却像跌进了北极的冰湖,闷得无法呼吸!

    “呼……”一声长长的喘息之后,陈卫东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一片密密麻麻的人流,耳畔熙熙攘攘,什么都听不清。

    妈的,竟然在机场睡着了……

    陈卫东暗骂一声,揉揉酸痛的胳膊,站起了身。

    没错,刚才的事情,只是一个梦,但9o%以上都是真的,尤其是谢双的那几句话,更是完美重现,此时忆起,更弄得陈卫东心中一阵隐痛。

    三天了,分手三天了,这三天里,他白天茶饭不香,晚上辗转难眠,精神状态差到极点。

    本想狠留下来找个工作先干着,伺机问清楚谢双到底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翻脸不认人。

    但北京是什么地方?都啊!一个刚刚复员的小兵蛋子,能找到什么好差事?

    这年头,找工作是个社会性难题,陈卫东一没证件,二没票子,三没路子,找毛线啊!

    思来想去,陈卫东没有办法,只能捏着一张机票,踏上了回老家的路。

    说起这张机票,也真是够憋屈的……

    前天晚上陈卫东守在学校门口,想见谢双最后一面,却不料有个烫着波浪卷的妹子找上门来,给了他一张机票,眼神中还略带一丝鄙夷。

    谢双找人送来这张机票,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陈卫东啥也没说,扭头就走,毕竟做人不能太贱,蛤蟆哥也有蛤蟆哥的尊严。

    ……

    坐在舒适的软垫上,陈卫东习惯性地盘起了腿,想温习一下家传内功,但周围人诧异的目光让他有点招架不住,想想还是算了吧。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一名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空姐推着小车走到陈卫东身边,一脸关心道。

    她看陈卫东耷拉着脸,精神不振,还以为他不舒服呢,所以有此一问。

    可东哥是什么人,失恋而已,小意思啦,怎会不舒服?真要论起身板来,在座的各位恐怕没有比他更健康的了。

    “谢谢,我没事。”陈卫东微微一笑,顺便往下方瞥了一眼。

    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双鞋头尖尖的黑色高跟鞋,与之形成强烈色差的是一对莲藕般的玉足,曲线玲珑,充满诱-惑,勾着人的目光一路往上,往上,再往上……

    这是一对笔直修长的美腿,光滑的肉色丝袜裹在上面,紧紧绷着,透着特殊的迷人光泽,腿部线条完美无瑕,一路深入,直到被修身小短裙所阻断。

    陈卫东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必须要说,这双腿是他见过的最勾人的美腿,如果要打分的话,少说也得给个九十九。

    得到回答之后,漂亮空姐礼貌性地笑了笑,推着车继续往前走。

    这时,邻座的就有些不高兴了,说你这个小-妞儿怎么回事?他是乘客,我们就不是乘客了?

    陈卫东瞥了一眼,没有开口。

    他身边这个家伙长得肥头大耳,又穿金戴银的,一看就是有两个小钱,没事喜欢无理取闹的那种,犯不着强出头给自己惹麻烦。

    漂亮空姐连声道歉,心中惴惴。

    她知道,能坐头等舱的都不是一般人,真闹起来,她一个小小空姐可兜不住。

    “娘的,这种人也坐头等舱。”肥胖男子看了眼陈卫东的打扮,眼底闪过一丝鄙夷。

    “就是。”他边上一名浑身珠光宝气的少-妇也跟着帮腔,“他的票……不会是偷来的吧?”

    两个人一唱一和,貌似悄悄话,其实音量相当不小,连前后排的都听到了,就更别说坐在同一排的陈卫东了。

    当然,大东哥没心思去理会这种人,只是盯着自己左手食指上的一枚戒指入了神。

    这个小玩意儿是他昨天在大街上“弄”到的——之所以用“弄”,是因为没什么别的词语可以形容——试想一下,大风吹来的东西,该怎么说呢……

    近些年来,都多雾霾,众人皆知,这不,昨天就来了一场沙尘暴。

    陈卫东拿胳膊挡着眼往前走,好容易赶到机场,放下胳膊之后就突然现:T恤破口处挂着一个亮闪闪的小玩意儿。

    这是一枚银白色的戒指,陈卫东拿手捏了捏,感觉不像是银制的,但也不像铁或者铝,说不清是什么材质。

    反正是大风吹来的东西,陈卫东也没细想,顺手就给丢了,之后也没当回事儿。

    不过现在不行了,自打刚才一梦醒来,陈卫东就觉得肚子上有些异样,伸手进去掏摸,竟然从衣服里掏出一枚戒指来——正是先前丢掉的那一枚!

    这鬼玩意儿还真有点邪门……

    陈卫东一边转动着食指上的戒指,一边琢磨着其来路,还没想出个一二三四呢,冷不丁一阵寒气袭来,登时逼得他打了个寒颤。

    一名身穿黑风衣的中年男子从通道中走过,坐在了前排空位上。

    按说飞机都起飞这么久了,乘客是不能随意走动的,也不能随便换位置,否则机票的意义何在?

    还有,现在是六月,大热的天这家伙穿风衣……脑子有包吧?

    这人有问题!

    陈卫东心里一沉,但表面上还是眯起眼睛,装作小寐,其实注意力已经全部集中过去。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吓一跳!

    在陈卫东的视野里,此人虽然是背对着坐在前排的,但他的后脑勺上居然隐约有一张脸!

    一张眯着眼睛,翘着嘴角,表情十分阴悚瘆人的脸!

    一瞬间,陈卫东浑身的肌肉都绷了起来!

    可是,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感觉……

    那人后脑勺上的鬼脸左右扫视,嘴角抖来抖去,出一阵好似锯子拉玻璃般的刺耳笑声,也同样没什么人对此有反应。

    陈卫东却不同,这笑声落到他耳朵里,那真是说不出的难受,一时间头都晕了。

    仿佛是察觉到他的注视,那张鬼脸忽然转过来,对着他阴阴地笑了一下。

    霎时间,陈卫东胸口一痛,就像被人用大锤当胸一击,浑身上下的神经仿佛被无数根看不见的细线给拉扯紧了,怎一个痛字了得!!

    “先生,您没事吧?”先前那名漂亮空姐很细心,看到某人面露痛苦之色,立刻上来询问。

    陈卫东眼前一片漆黑,脑中一阵嗡嗡嗡的杂响,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清。

    他手上的戒指忽然出了微弱的银光,一闪即逝。

    恍惚中,一个机械电子音响了起来:“遭遇紧急情况……应急系统开启……正在扫描新宿主……”

    “正在分析当前战况……”

    “检测到宿主固有能力:阴阳眼……正在强化……”

    “先生,先生?”漂亮空姐叫了好几声,不见答话,只好呼叫同事来帮忙。

    正在此时,那名黑风衣忽然起身来到门口,伸手去拉舱门。

    漂亮空姐忙走了过来,说先生请回您的座位,不要随意走动。

    黑风衣瞥了瞥面前的制服美女,嘴角露出笑意:“丫头,我坐这里感觉不舒服,想换到经济舱去。”

    “可是……”

    “咚!”一声闷响隐约传来,整个飞机都跟着摇晃了一下。

    黑风衣脸色骤变,也不管什么影响了,整个人忽然化为一团黑烟,从舱门中穿了过去!!

    “砰砰砰!”三声枪响跟着掺进来,只见前排座位上忽然窜起四条大汉,头部不知何时戴上了黑色的头套,手里端着ak-47,黑洞洞的枪口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杀人啦!救……”一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女人惊恐地尖叫起来。

    有她开头,整个头等舱内的气氛一下子就乱掉了!

    可是劫匪反应很快,既然有人乱叫,那就先拿她开刀!

    坚硬的枪托一家伙砸下去,尖叫声戛然而止,鲜红的血液从中年女人额上流出,很快就浸湿了坐垫。

    这一出杀鸡儆猴,果然比什么言语恐吓都管用,整个头等舱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都他妈老实点儿!”劫匪端着钢枪,厉声喝道。

    所有人都不敢吭气儿,与此同时,瘫坐在椅子上的陈卫东却霍然起身,睁开了双眼,瞳中亮起一道红芒,一闪而逝……

    ------------

    兄弟们,拜托顺手收藏一下,有票票就更好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