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领先四十年 > 第一章 历史的天空

第一章 历史的天空

领先四十年 | 作者:巫山哥| 更新时间:2019-05-21 00: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九七一年三月某天,巫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出一阵撕心裂肺的的哭喊声:“山伢子,我的宝贝儿子啊,你醒醒!”

    德高望高的王老医生对着旁边的中山装严肃男子摇摇头:“巫主任,准备后事吧。”

    听到这句话,妇女哭得更伤心:“山伢子,这么冷的天,你下河去干什么呀?我的儿子啊,妈妈再也不打你了,再也不骂你了,你回来吧。”

    旁边的男男女女都在抽泣,劝慰着年轻的妇女。

    中山装男子,眼睛看着窗外,手扶着窗框,泪水无声地流下。“咳咳咳咳!”床上的小男孩儿出剧烈的咳嗽声。

    “醒了,醒了,我儿子醒了!”年轻妇女搂住孩子狂亲着。

    “小山!”旁边的男女们不约而同出呼喊。

    中山装倏地回头,脸上的眼泪也来不及擦。“我看看,我看看!”

    王老医生不敢相信,开始切脉:“孩子有脉搏了,越来越强!”

    小男孩慢慢睁开眼睛,白色的墙壁和天花板,一群陌生的人在眼前晃来晃去。“你们是谁?我在哪里?”

    “儿子啊,你是我的山伢子啊。”年轻妇女搂着孩子嚎啕大哭。

    山伢子?多遥远的称谓。在巫县,也许是由湖广迁过来的原因,叫法和那边差不多。男女孩子的小名后面加个伢子,以示亲昵。

    王老医生摘下眼镜,使劲擦了擦。他把手指在男孩儿眼前一立:“这是什么?”

    “手指!”

    “是几?”

    “一!”

    “医学上的奇迹,原来真有人假死!”王老医生咕哝着。

    “巫山,今后别淘气了!”中山装男子极力挤出一丝笑容:“看把你妈妈吓得。”

    巫山?对,我是巫山!

    念头袭来,他脑袋一歪昏倒了。家人哑然,大惊失色。

    王老医生捏着脉搏:“脉象平稳,再醒过来就没事了。”

    巫山做了个好长的梦。

    巫县,位于川陕鄂交界处,是巴蜀省亿县地区的一个边缘小县。大巴山、巫山、神农架在这里交汇。湖广填sc三百多年来,从汉江省、湘江省迁移到这里的人们已经在这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巫姓,是这里的大姓。巫二老爷,是巫县历史上唯一的举人。而随后的一百多年,巫家也一跃成为巫县第一家族。故老相传,康熙年间的人口普查,县名因巫家而命名。

    巫山出生在巫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亲在特殊时期中因为反对时局而入狱。家里的担子,落在母亲的肩膀上。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年幼的巫山懂得了一定要照顾好妈妈和妹妹的道理。稚嫩的肩膀,就开始跳水。每天放学回家,打猪草、剁猪草、喂猪。

    把公式写在扁担和锄头上,巫山开始了自己艰难的求学路。

    特殊时期后,父亲被放了出来。家境稍微好转,他的学习更刻苦了。

    在农村,只有两条路跳出农门:考学和参军。

    巫山考上了大学,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

    在那个处处需要大学生的年代,他分配到了机关工作。骨子里,他是一个愤青,看不惯官场上的一些现象,辞职了。

    经过商场上不断的搏杀,巫山转战到黑省,是一个功成名就的企业家。

    阳春三月,江南到处都洋溢着春天的气息。而在黑省省会冰城,依然严寒如故。

    周末的上午,巫山在家里吃过早饭,到江边散步。松花江上,到处被厚厚的冰层覆盖。闻名世界的冰雕,就是从江里把冰用吊车吊起来雕刻的。那些地方很快又结上了冰,不过冰层比其他地方要薄得多。

    穿着厚厚冬衣的人们,踩着冰刀,在江上玩儿出溜滑。

    “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落水啦!”

    巫山一惊,随即飞快跑向出事地点。几个少年男女在那里,惶恐地看着冰窟窿。

    巫山一边跑一边脱衣服,推开人群,唰地跳进刺骨的江水里。从小在长江支流边长大的巫山,练就一身好水性,在水里能睁开眼睛。

    冬天的江水,流得很慢。巫山浑身直哆嗦,在水面与冰层间的小缝隙吸了一口气,钻下水四处张望。就在前面不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浮浮沉沉。

    寒冷的江水让他的身体麻木,他费力地游了过去,一把抓住一条腿。这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已经陷入昏迷。帽子不知道冲到哪儿去了,长长的头在水中就像张牙舞爪的水草四处飘散。

    巫山拎着姑娘的胳膊,朝窟窿的方向一点点游动。四肢越来越不听使唤了,他的脑袋昏昏沉沉。鼻孔贴着冰面,他吃力地把姑娘的鼻孔也露出水面。“楠楠!”他惊呼,随即又苦笑,妻子还在家里呢,面前的女孩子只不过和年轻时的妻子长得像而已。

    近了,更近了,冰窟窿近在咫尺。巫山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颤颤巍巍把姑娘推过去。只听见一声欢呼,再也什么都听不到了。

    画面一转,这是一个温馨的家庭。父亲巫立行,是县革委会主任,县委书记;母亲阮秀远在妇联工作;儿子巫山是小学生,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家里爷爷奶奶健在,膝下有四个儿女。父亲巫立行是老大,大爹(巫县叫比父亲小的姑姑、叔叔,后面不再解释)巫立翠和姑父张德春,都是图书馆的员工,还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小表弟。二爹巫立碧,是县文工团的骨干。爹爹巫立权,在县车队工作。

    爷爷对特殊时期颇有微词,而父亲是太祖的坚定支持者,父子俩为此层激烈争执。但巫山作为老巫家唯一的孙子,受到无尽关爱。

    不过,小巫山淘气异常,在学校扯女生的马尾辫没少做。经常带着一帮小伙伴,爬树掏鸟窝。

    三月天,突奇想,去大宁河里摸螃蟹。脚一滑,掉进了深水里。即使是枯水季节,深水区也有四五米深,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再次醒来,巫山陷入长久的沉默。

    他知道,自己已经重生,再也回不去了。爱妻,永别了,宝贝儿子,永别了。

    家人现,落水以后,孩子懂事了。不再出去调皮捣蛋,整天在家里看书。

    前世的巫山,本身就喜欢看书,是一个标准的宅男。家里只要有书看,哪儿也不去。

    父亲巫立行,不像其他的革委会主任一样为非作歹。运动时期破四旧抄家的书籍,全部都不销毁,收藏起来。爷爷家是一个大四合院,和自己家挨得不远。全县收缴来的珍贵书籍,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在这里。

    好多都是繁体字,线装书。但对另一个时空文科出身的巫山来说,不在话下。

    他提出不想去上学了,学校里每天都念着太祖的语录,也学不了什么东西。父母亲抽查了一下,觉儿子的知识水平,比高中生都还要厉害得多,也就不再强求。

    从那以后,巫山每天的生活轨迹,就是看书,然后用繁体字写着什么。

    当然,他时不时也会出去溜达。这时候的中国,环境没有遭到破坏。天是蓝的,水是清的。

    其间,巫山回到了另一个时空的出生地。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村子里很多认识的面孔,但唯独没有自己的信息。前世的父母和其他亲戚,竟然不存在。

    站在熟悉的垭口上,一步一回头。就当一切是个美好的梦吧。

    父亲的工作,每天就是开会开会再开会,母亲的工作性质也差不多,两口子忙得团团转。

    母亲那边,没什么亲人,只有年迈的太姥姥还健在。老太太是个很倔的人,不想给自己的孙女添麻烦。以前的巫山,不喜欢和太姥姥在一起,因为她老人家总是把一个古老的故事安安送米,讲了一遍又一遍。现在的巫山,自然不一样,每次都用心地听着老人的故事,把太姥姥哄得眉开眼笑。

    随着特殊时期的深入,父亲巫立行这个太祖的坚定支持者,也渐渐陷入沉默,和爷爷的关系稍微缓和。至少,记忆里爷俩争得面红耳赤的场面,再也没有出现。

    爷爷奶奶都退休在家,巫山的伙食自然是在这里解决的。应该说,一大家人,都是在这里吃饭。巫山都不曾记得,自己家里吃否开过火。爷爷巫天明,是五四时期的京大的学生。可惜,太爷爷病危而辍学。

    有一次,巫山好奇地问:“爷爷,太祖曾经也在京大当过图书管理员,你见过吗?”

    聊兴正浓的爷爷,不再做声,只是把三尺多长的烟袋,吸得吧嗒吧嗒作响。

    奶奶杨天秀,是解放前二区盐场一个大盐商的三小姐。从小,家里为了让她攀上高门大户,开始缠脚。三寸左右的小脚,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奶奶做的饭菜,简直是一绝。物质匮乏的年代,能买到的东西太少。但在爷爷家,光是咸菜都近三十样,每顿桌子上三四个咸菜碟子。

    偶尔,各处的本家还会送来纯正的野味。野兔,麂子,有次还有一只野猪。

    这个年代,巫县第一家的餐桌上,绝对是本县最丰盛的,没有之一。

    巫县县城,并不大。这是一座小山城,临河而建。大宁河与白杨河在这里交汇,流经小三峡,注入长江。

    每天早上,环城公路上,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奔跑着,风雨无阻。渐渐有人知道了,那个身影是巫主任家的儿子。于是,晨跑的人不断增多。或许是为了接近巫山,以此来讨好巫县第一人。或许大家也渐渐喜欢上了锻炼身体,乐此不疲。

    更有人说:“巫主任家的儿子,是一个天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巫山,已经确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