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诀 > 第一回 骷髅妖
听书 - 剑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回 骷髅妖

剑诀 | 作者:云墨月| 2020-05-23 00: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这是一个寒冬的晌午,天色雾蒙蒙的,十分阴晦。

    在鹰嘴山附近,沿着官道有一个柳驿镇,原本十分繁华,却因这几年,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愈发凋敝起来。临街商家,经营艰难,大多关门倒闭。只有镇西头一家高山客栈,靠着偶有来客,还能维持开业。

    因为天气正寒,昨夜又下了雪,整一上午客栈也没来一个客人。但是店伙计张桐,却不得片刻闲暇。刚把后院几间客房打扫完了,又被掌柜打发去,镇外的双沙岗送饭。

    张桐今年才十三岁,原是本地一个孤儿。因他模样俊俏,人又机灵勤快,被那客栈掌柜看重,便收他做了个伙计。平常虽然时有打骂,却也不愁挨饿受冻。

    直到十多天前,他也不知怎么,忽然得了一场重病,昏迷三天三夜才苏醒过来。旁人只当是他大难不死,却不知道他体内的魂魄,早已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张桐初经变故,也大吃了一惊。虽然他原来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算不得什么出类拔萃的人才,但见识却不少,又颇有些定力。凭着随机应变,总算蒙混过来。

    这几天他一面暗自合计将来,一面跟人虚与委蛇,倒也不出差错。听那掌柜吩咐,他更不敢怠慢。赶紧到后厨取了一大篓包子,足有二百多个,又提两坛烧酒,还有一些切好的牛肉花生之类,然后转身急匆匆就往店外赶去。

    谁知刚一转过后堂听书2的大门,就打迎面来了一位店客,招手将他拦住,笑问道:“外边天气正寒,你这提着东西,急慌慌的,是上哪去?”

    张桐停下定睛一看,见那来人正是前几天住到店里的一位熟客。听他自称,名叫郑渊,是个三四十岁的书生,衣着十分考究,相貌也颇俊美。却唯独行迹有些古怪,来时只带了一个小皮兜,根本不像出远门的样子。又说来此是为寻访一位朋友,可是这几天来,也不见他出门,每日只在室内神神叨叨不知做些什么。

    张桐看出此人有异,原本不欲招惹,但是迎头撞见,他却避不过去,忙陪笑道:“是郑先生啊!这不掌柜吩咐我,正要给镇外的双沙岗送饭去,先生唤我可有什么事么?”

    郑渊笑着摆摆手道:“我的事不急,你先去送饭,回来到我房里一趟再说不迟。”

    张桐本待应下,可是又一转念,心说:“这郑先生,平常无事,从不离开房门半步。这回特意叫我,必是真有要事,我且先卖他个好,回头再向他打听别的事,他也不好意思跟我敷衍。”

    张桐打定了主意,忙说道:“先生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就是。我去双沙岗送饭,少得一个时辰,并不急在一时。先生办完了事,那边再去不迟。”

    郑渊见他积极,心里也是舒畅,便把他带到后院所居房中,笑道:“其实事也不难,只需多加留心。不过我另有缘故,不听书3欲让外人知晓,你需切记不可向别人泄露半句!”

    张桐早知郑渊人甚古怪,见他神神秘秘,也是不以为意,只管连声应诺,一口答应下来。

    郑渊这才从旁取出一枚玉符交予张桐,道:“我来此原是等候一位朋友,他从西南赶来,算计路程,这一两日,就要到了。你常在里外招呼,这两天帮我多加留意,如有见到一个瘦小道士,带着几辆马车前来,就问他是不是姓甄。若是他承认了,你也不要多言,只说故人相邀,却不可提及我的名字。然后寻个机会,暗中捏碎玉符,再把他带来客栈见我。切记定要先将玉符捏碎,否则大祸临头,休要怪我没说。”…,

    说到最后,郑渊已是疾言厉色,在此之前,张桐见他,虽然觉得这人有些古怪,但是为人和善,总是未言先笑,谁知发起怒来,竟也十分吓人。一双精光内蕴的双瞳注视过来,直让张桐都不敢与他对视,忙赔笑道:“先生这事好说,这两天我多加留心,定不会给先生误事。”

    张桐见那郑渊眼光锐利如刀,本已有些惧怕,说罢之后,忙就想走。却未等他出门,又给郑渊拉住,取出一锭纹银,塞到他的手里,转又和颜悦色道:“这件事你多上心,我自不会亏待你,只是不可再与第二人说起。”

    张桐只想速去,不敢多言,忙答:“先生放心,小人不敢!”随即往外就走,一直出了店听书4门,迎面被那寒风一吹,头脑才渐渐清醒过来,心说:“这郑先生也真阔绰,出手就是十两银子,如果仅是为了迎候一位朋友,根本无需如此大费周章。况且那姓甄的人,若真是他的朋友,他直接迎出来就罢了,又何必非要让我暗中捏碎玉片?真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张桐越想越觉得古怪,赶紧停下脚步,将那玉符拿出,上下左右,看个仔细。只见那玉符通体透白,长约三寸左右,形制颇为古拙。寥寥几刀,雕出鱼形,虽然手法简洁,但是极见功力。

    可惜这片玉符精美则已,本身却并无特异,张桐摆弄半天,也没瞧出端倪。眼看时间耽搁越久,他也只好作罢,将那玉符收好,忙又提着东西向双沙岗奔去。

    其实双沙岗原来也是一座市镇,在柳驿镇南边大概十多里,因为前些年曾遭了马匪,镇上百来户人,几乎都死绝了,这才荒废下来。后来又给附近黑风寨下边的一股山贼占住,成了他们据点,靠着一条官道,专门打劫来往客商。

    而那高山客栈的掌柜,本是黑风寨的一位头领,由于一次下山打劫,被人伤了脚筋,这才退隐江湖,在镇上开了一家客栈维持生计。

    好在黑风寨的大当家,还算有些义气,特意关照下面,双沙岗这一处据点的吃喝用度,全都给了高山客栈,饭钱一月一结,从来不曾拖欠。

    张桐背那两百听书5多个包子,手里还提着两坛酒,全都加在一起,分量甚也不轻。等他到了双沙岗,早已累得够呛,还离着老远,就叫了起来。

    双沙岗这边,早已荒废多年,大多房屋俱都毁坏,只有东面的城隍庙还有顶盖,勉强能够遮蔽风雪。黑风寨驻留的二十来个山贼,平常就呆在此,正好望见官道。

    由于张桐是来送饭的,又有掌柜那一层关系,这班山贼对他倒是不恶。听见他的喊声,立刻有人迎出,接过两坛子酒,笑问道:“我说小哥儿,今儿晌午,咱吃什么?”

    张桐来过非是一两次,见这山贼也不惧怕,拍拍身后竹篓,笑着答道:“猪肉芹菜大包子,来时都用棉被裹着,现在应该还热乎呢!”

    因为少了两坛酒的累赘,张桐顿时轻松不少,说话间进了城隍庙。只见里面二十来个裹着棉袄皮帽的汉子,蜷缩在一堆篝火周围,一个个拿刀带剑,目露凶光,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善类。

    为首一个面带刀疤的精瘦汉子,身高足有八尺,生得狼背蜂腰,两只眼睛寒光烁烁,直好像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张桐被他目光一扫,登时一阵心惊胆战,忙低头叫了一声:“七爷!”…,

    其实张桐也不知这人名字,只听说他姓郝,人都称郝老七。据说武艺十分高强,在黑风寨这几百号悍匪当中,仅排在大当家和二当家之下,绝对是招惹不得的狠角色。若非因听书6他脾气古怪,不得大当家的待见,也不会被发配到这,领着二十来人,守着寒风度日。

    郝老七瞧见张桐也不多言,直接拿过一坛烧酒,拍开泥封就灌一口。其他山贼早就饿了,见他一动,也都跟着,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张桐带来这些包子,都是掌柜吩咐后厨,专门准备的,个头大,肉馅足。一人分下十来个,再轮着喝几口烧酒,吃些牛肉花生,倒也酒足饭饱。

    张桐一面在旁等候,一面也跟着偷了两个包子,几片牛肉,打打牙祭。原本他不愿久留,但装包子的竹篓,还有两个酒坛,他还得拿回去,却不得不在这多等一阵。

    亏得这些山贼都是一些莽汉,不知什么叫细嚼慢咽,不大一会就都吃完了。张桐忙把竹篓和酒坛收了,最后还剩了三个包子,也给他顺手揣进怀里。等都收拾完了,他见再无遗漏,正想告辞回去。却不成想,恰在这时,门边放哨的一个山贼,忽然眼睛一亮,随即大声喊道:“七爷!快看!有肥羊上门了!”

    郝老七刚喝了不少酒,正想打个瞌睡,听见那人大叫,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连忙挺身望去。只见官道远处尘土升起,一连三辆马车,迎着寒风,行驶过来。

    不过郝老七经验丰富,只打眼一瞧,见车身轻浮,便料那车上装不了多少贵重货物。不禁使他意兴阑珊,本来不欲去劫,可是转念一想,这听书7寒冬天气,不知何时,又要下雪。与其在这荒庙苦守,不如做他一票,不管所得多寡,回去也好交代。

    郝老七拿定了主意,顿时眼中凶光更甚,提刀就冲了出去。其他那些山贼,不用他的吩咐,急忙紧随其后。不大片刻,就把那三辆马车拦住,里里外外,围个结实。

    三个赶车的车夫,眼见数十个气势汹汹的山贼围拢过来,心知难以逃脱,吓得噤若寒蝉,赶紧丢掉手中马鞭,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郝老七虽然凶残,但是看见三个苦哈哈的车夫,面色惨白,体如筛糠,也不好再伤他们性命,唯独夺了财货,再把他们放了。

    却不成想,那头一辆马车上,除了赶车的车夫,在车辕上还坐着一个年约十四五岁,长的十分阴柔俊美的蓝衫少年。

    那少年见到一帮凶神恶煞似的山贼也无惧色,反而露出几分轻蔑神情,仿佛在看一群土鸡瓦狗。尤其古怪的是,在这寒冬天气,纵然谈不上滴水成冰也差不多少了。而这少年居然只穿了一件薄衫,坐在寒风当中,仍是怡然自得。

    只见那少年跳下车辕,眼色略微向众人一扫,最后落在郝老七身上,冷哼了一声,喝道:“你们这些人是哪来的蟊贼?当真不要命了!不去打听打听,莫非不知咱家师父乃是禾山道的仙人!”

    禾山道是西南苗疆一带有名的门派,专以人兽生魂血肉祭炼法术法宝,手段极其听书8凶残。虽然在正经仙家门派眼中,这些法术并不入流,但世俗之中,却极为了得。寻常江湖人物听到禾山道的名头,无不忌惮三分,极少敢来招惹。

    那少年自恃禾山道的弟子,根本没把几个山贼放在眼里,自以为只要报出家门,还不立即把对方镇住。…,

    可是让他始料未及,郝老七根本就是个莽夫,原来听过禾山道的名头,也未曾真个放在心上,更不知禾山道的种种可怕手段。

    这时见那少年颐指气使,心里早已十分不快,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突然手中刀光一闪,不由分说就向那少年颈间斩杀过去。

    那少年本待呵退群贼,完全没想到郝老七竟敢悍然动手,登时大吃一惊。更悲催的是,他虽是禾山道的弟子,但入门才一两年,修炼的几门法术,都不曾使的随心所欲。加上此前全然没有防备,眼见一道明晃晃的刀锋劈来,再想躲闪,已是不及。只传出一声惨叫,便已血光迸现,生生掉了脑袋。

    郝老七杀人之后舔了舔嘴唇,还觉意犹未尽,不禁咧嘴一笑,一脚将那少年的人头踢开。也不顾溅的满身血迹,手腕一翻,把长刀顺在身后。然后招呼众人,正要搜罗财货,却猛然从心底升起一股惊悸,那种感觉就像被一条毒蛇盯住了。

    随即就听耳边传来一个阴惴惴的声音,不疾不徐的说道:“哼!好个无知贼人,竟敢杀我童子,还不给我死来!”

    郝老七登时如遭雷击,那声音好似无数钢针刺入脑中,疼得他“哎呀”一声。顿觉头昏脑胀,身子一个踉跄,向后退了两步。内心更震惊无比,料定必是遇上了高手,只凭他的直觉,想也不想,转身就跑。

    原本郝老七武功高强,平常一纵身便能跃出三四丈外,可是此刻却好像喝醉了酒,双腿软绵绵的,全都使不出力。

    郝老七心中暗叫一声:“不好!”猜出对方必是以秘法来摄他的心神,赶紧咬破舌尖,借着一阵剧痛,强自打起精神,虎扑兔跃似的,一纵到了五六丈外。

    但趁这略一耽搁,从那辆马车里面,忽又冒出一团精光。随即“噗呲”一声,好似火苗串起,竟飞出一个斗大的骷髅头,阴风缭绕,鬼气森森。

    不等郝老七反应过来,就已呼啸着飞将过来。张开大嘴,咔嚓一声,当即把他脑袋连同小半个身子都给咬了下来。

    一众山贼虽然干惯了杀人越货的勾当,可又何尝见过此等凶残手段,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半天才缓过神来。也顾不得其他,各自大呼小叫,好像没头苍蝇似的四散奔逃。

    与此同时,一名年约四十来岁,身材略微有些佝偻,嘴上留着两撇八字胡的青袍道士,从第二辆马车上走了出来。见那一群山贼吓得屁滚尿流,清瘦的脸上更显出一抹凛冽的杀机,冷笑道:“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既然贫道已经放听书10出了骷髅妖,尔等还要妄想活命吗?”

    随他话音未落,右手忽然向上一挥,从宽大的袍袖下面,又接二连三飞出五六个骷髅头。拖着一团鬼火在半空中四面乱飞,所到之处无不带起一片惨叫。那二十来个山贼,不到片刻功夫,居然无一例外,全都死于非命。

    这时张桐还在离此十多丈外的城隍庙中,远远看见众人惨死,他早吓得脸色惨白,只觉脑中好像搅成了一团浆糊。

    自他穿越来这个世界,也听说了不少有关仙人妖怪的传说,不过他多半对此嗤之以鼻,只当是些江湖骗子,为了骗人钱财罢了,然而此时此刻却不由得他不信了。

    亏他还有几分定力,赶紧强自冷静下来,屏住呼吸躲在庙门后面,再也不敢向那官道上张望,生恐被那施展妖法的道士察觉,连他也要葬身在那些骷髅口中。…,

    殊不知那道士颇有神通,早就发现他的行藏,只是未加理会罢了。这时把众人都杀光了,眼光自然向这边望来。

    不过那道士好像杀伐够了,不意再费手脚,只是望了一眼,便把视线移开。回头看了看刚才被郝老七砍死的那名少年,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脸色阴晴不定的,不知在盘算什么。

    只看他的神色,似乎也不悲伤,反而露出几分厌恶。嘴里低低骂了一声“废物”,然后探手一抓,擒龙控鹤一般,隔空从那少年身上搜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听书11口袋。一面收入怀中,一面饶有深意,又向张桐躲藏这边扫了一眼。

    那眼神犹如实质一般,顿时就让张桐觉得如芒在背,亏得那道士适可而止,随即转身上了马车,喝那三名车夫,赶紧驱车上路。

    那三个车夫都是寻常赶车的把式,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这时早就吓得手脚发软。唯独慑于那道士的淫威,却半点不敢迟疑,赶紧战战兢兢,扯起马车缰绳,生恐稍有怠慢,那些吃人的骷髅妖就要落到自家头上了。

    直到这时,张桐才稍稍松了口气,身子瘫软下来,又吃寒风一吹,激灵灵打个冷战,却是刚才惊出一身冷汗,已经把里面的衬衣都给湿透了。

    他忙紧了紧外面的棉袄,也顾不得身上湿漉漉的难受,略微定了定神,就想回去报信。可是刚出了城隍庙,还没跑出多远,他又猛然想起,来时郑渊叮嘱他的事,心说:“郑渊让我留心一个身材瘦小的道士,莫非就是刚才那人!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姓甄。”

    张桐思忖一阵,手里攥着玉符,却久久未敢捏动。刚才他已见过那道士的凶残,如果郑渊就是要找此人,恐怕那郑渊也定非寻常。而且按照郑渊所说,张桐愈发断定,两人十有八九,不是朋友,而是仇家。郑渊特意叮嘱他,要事先捏碎玉符,只怕也没安好心。

    张桐越想越觉得心惊胆寒,连忙想把那枚玉符丢了,又怕郑渊那边听书12不好交代。他闷头想了半天,也没摘出个头绪,正在进退两难之际,猛又发觉背后隐隐袭来一阵阴风。

    霎时之间,张桐心中警兆油然而生,也顾不得回头查看,全凭下意识,向前面一扑,跟着就感到背后划过一股气流。等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硕大的骷髅头,裹着一团鬼火,就在两三丈远,堪堪止住去势,正要回转过来。

    张桐顿时大吃一惊,一面暗暗叫苦不迭,一面偷眼向官道上望去。果然见那三辆马车,还没行出半里,就已停了下来,不知那道士到底什么用意。

    但是此时此刻,早已容不得他再去揣摩旁人的心迹,只这一转眼,那个骷髅妖,已经回转过来,然后猛的一纵,拖着一溜鬼火,对准他所在的位置就冲过来。

    幸亏他的手脚非常灵便,见那骷髅飞来,反应也是不慢,忙贴着身后一堵矮墙,向旁边翻身一滚,总算又避了过去。而那个骷髅妖,因为速度极快,骤然停止不住,轰的一声狠狠撞了过去。

    这双沙岗虽然废弃了多年,可是当初建造时,却不曾偷工减料。张桐身后那堵矮墙,全用石料砌成,经受风雨侵蚀,却仍十分坚固。谁知被那骷髅妖一碰,居然不堪一击,当即乱石飞迸。

    不过那骷髅妖固然威力巨大,但张桐也从中发觉一丝古怪。刚才那道士操纵几只骷髅妖屠杀山贼时,那些骷髅妖,上下翻飞,转折行止,听书13全都十分灵活。而这一只骷髅妖,运动起来却十分僵硬,好像只能直来直去,一点都不灵便。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