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皇族 > 第一章 东海少年郎
听书 - 皇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东海少年郎

皇族 | 作者:高月| 2021-02-23 15: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清晨,天气晴朗,天边淡淡地飘着几朵白云,海水就像天色一样蔚蓝、明净,锦缎般闪着银色的光辉,远远的,就在这平静的沉睡般的海面上,随风驶来一条大海船。≥≯≯中文网

这是一艘三千石海船,长二十余丈,是近海常见的六桅载客座船,海船极为宽大,船楼共分为三层,二层和三层都被客人包下,船顶插着一面紫色的三角官旗,船上的客人是前去东海郡赴任的新任刺史。

海风强劲,将旗幡吹得猎猎作响,此时,在三楼的船头负手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头戴纱帽,穿一身素白袍,胸前飘着三缕长须,颇有儒雅之风,他便是东海郡的新任刺史苏翰贞,眼看就要到赴任之地了,他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不安。

苏翰贞是齐州东莱郡人氏,名门望族,十五年前考中了进士,被分到东宫陪太子读书,一步步做到了正五品的东宫左赞善大夫,这次他被任命为东海郡刺史,是第一次外放为官。

他从雍京出,先回东莱郡家祠拜祭了先祖,直接从那里坐海船前去赴任,行程已过了半个月,眼看明天就要到东海郡了。

苏翰贞望着前方海天一线,他眼中并没有到任的激动,反而有一丝淡淡的忧忡,临行前太子对他说的一番话放佛还萦绕在耳边。

‘公此去东海郡,当尽力为孤攫取东海财权,此事关系到孤最后能否登基大统......’

苏翰贞非常清楚自己出任东海郡刺史所肩负的重担,自从太子生母杨皇后在三个月前病逝,太子的地位就变得不那么牢固了。

尤其申贵妃被册封为皇后,朝中换太子的呼声曰趋高涨,圣上也异常喜欢申皇后所生的楚王,他不止一次在朝中公开说过,楚王与朕神似,最适合继承大统。

而野心勃勃的几个亲王也在后面蠢蠢欲动,企图染指东宫,太子所受压力可想而知。

这次为了让苏翰贞出任东海郡,太子不惜搬出了早已不问俗世的敬安皇太后,才在最后关头战胜了申国舅推荐的人选,赢得了东海郡刺史的举荐权。

东海郡,尤其是郡治维扬县,两百年来一直便是大宁王朝商业最繁华的城市,天下财富有十,维扬独占三分。

这一块巨大的肥肉,朝中各大势力皆盯着东海郡,为争夺东海郡刺史之位,各方势力在背后足足较量了三个月,最后以太子的胜出而告终。

没有人会轻易放弃,苏翰贞心里很清楚,他此去东海赴任,才是较量的刚刚开始。

海风很大,苏翰贞感到了一丝凉意,便转身要回船舱,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一个纤细的身影,偷偷摸摸地向后船走去,手中还拿着一只小袋子。

“这个死丫头,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去听故事。”

苏翰贞笑着摇了摇头,便顺着船梯向楼下走去。

........

眼看就要到东海郡,船上的人变得异常兴奋起来,一群船员坐在船尾处讨论到岸后的去处,一名大胡子船员声如洪钟,满船都听见他爽朗的大笑声。

“他奶奶的,终于要到岸了,到岸第一件事就是要去百汇酒楼大吃一顿,然后到百花楼美美地睡上一觉,百花楼啊!老子做梦都是一片白花花。”

“洪老大,别乱说话,船上有官眷呢!”另一名船员急忙低声制止。

大胡子船员吓得一咋舌,不敢吭声了,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洪大叔,百花楼是什么好地方?”

众人回头,只见旁边站着一名小女孩,穿着一身水绫绿罗裙,海上风大,又披了一件短襦,她年纪不过十岁出头,身量未足,略显单薄,一根名贵的玉簪穿过乌黑的辫子,她皮肤白里透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鼻子乖巧,嘴唇饱满红润,年纪虽稚,却已是十足的美人胎子,她手中捏着一只蓝绸小包,笑吟吟地看着众船员。

众船员见她突然出现,皆吓得站了起来,那大胡子船员挠挠后脑勺,尴尬地解释道:“百花楼是一家客栈,每次在淮扬县上岸,我都去那里歇脚睡觉。”

小女孩抿嘴一笑,脸上出现两个甜甜的酒窝,“哦!原来是客栈,客栈有什么好的,又脏又乱,看来大叔在在船上呆腻了。”

“对!对!实在是呆腻了。”

众船员纷纷应和,大胡子船员向上瞟了一眼,挠头笑道:“小姐是来找无晋吧!”

“是啊!三郎哥哥在哪里?”

“那小子在桅杆上睡觉呢!”

大胡子船员扯着破锣嗓子对桅杆上大喊:“无晋,苏家小姐找你讲故事了,快点下来吧!”

只听桅杆顶上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马上就要到岸了,还要讲什么故事?”

大胡子船员无奈地对小姑娘耸了耸肩膀,表示他也没有办法,小姑娘走到桅杆前,仰起白玉般的小脸,脆声声喊道:“三郎哥哥,我不是来听故事,我带了礼物给你。”

她话音刚落,只见从桅杆上轻轻巧巧跳下一人,虽然身材很高大,但模样儿却是一名少年郎。

他穿一身对襟短衫,赤着双膀,膀子晒成了古铜色,肌肉极为健壮达,年纪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

他的眉眼长得非常有特色,眼睛细长,眉毛秀美,眉尾尤其长,飞挑入双鬓,颇有一点后世京剧脸谱的效果,但给人印象最深的却是他眼睛里那种懒散的神情。

应该说他是两个人的合体,一个人是来自后世,名叫赵陶,是一名读力广告策划人,他去海外渡假的途中,所乘飞机遭遇雷电风暴袭击,飞机坠入茫茫大海,只有他灵魂不散,便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历史朝代。

而另一个人便是这具身躯的原主人,是东海皇甫氏的子弟,叫皇甫无晋,小名三郎,今年只有十七岁,他在十岁时闯了大祸,祖父盛怒之下把他送去齐州故友那里严加管教,罚他七年内不准回家。

半年前,皇甫无晋在海上遭遇到了雷电风暴,在电闪雷鸣、风暴交加中,海船被从天而降的巨大物体砸碎,全船皆亡,赵陶的灵魂却附身在了皇甫无晋身上,使他重获新生。

更奇妙的是,赵陶也保留了部分皇甫无晋的记忆,使他知道自己是谁,家在哪里?

他一伸手,笑嘻嘻道:“什么礼物?先拿给我瞧瞧!”

小姑娘名叫苏伊,她父亲便是新任东海郡刺史苏翰贞,苏翰贞虽是一郡刺史,但他姓子随和,平易近人,平时无事也常来和船员们聊聊各地风土人情,小女儿苏伊便是跟着父亲一起和船员聊天时认识了无晋。

一次行船无聊,无晋给船员们讲一段天龙八部的故事,却没想到把小姑娘苏伊吸引住了,从此天天来缠着他讲故事。

苏伊伸出一根白嫩嫩地小手指,刮着脸庞笑他,“听见有礼物就下来了,三郎哥哥羞不羞啊?”

“你把礼物给我,我就给你讲小龙女的结局,最后有没有和杨过在一起。”

“好呀!”

苏伊欢喜得拍掌,她把手中的蓝绸小包递给他,“三郎哥哥不是一直想要个袋子吗?这是我偷偷缝的。”

她的手忽然一缩,小脸红了,眼中露出一丝扭捏,“缝得不好,你可别笑话我。”

无晋听说是她的手艺,便好奇地接过来,心里却忍不住笑了,只见蓝绸小包的针脚缝得歪歪扭扭,边上还绣了一朵小花。

“你.....喜欢吗?”苏伊怯生生看着他,大眼睛一眨一眨,分明带着一丝期盼。

“缝得蛮结实嘛!不错,我很喜欢。”

“真的吗?”

无晋知道,对小姑娘要多哄一哄,说几句好听话,又不用纳税。

他指着包上的小花笑道:“当然是真的,你这朵小花绣得最好,就像画龙点睛一样。”

苏伊欢喜得笑逐颜开,一双大眼睛笑成了弯月形。

“嗯!”

她背着手摇头晃脑,有些得意洋洋,“你若喜欢,我下次再给你绣一个,不过呢!我可是有条件的,下次还要给我讲故事。”

“一定!一定!”

无晋打了个哈欠,下次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我不要等下次了,现在就要说,要说!”

苏伊撅起小嘴,拉着无忌的胳膊连连撒娇:“三郎哥哥,礼物给你了,你就再给我讲一点吧!蓉儿最后有没有嫁给靖哥哥;张无忌娶了赵敏,那周芷若怎么办?阿紫眼睛瞎了,乔峰会照顾她一生吗?这些你都没告诉我,你就给我说说吧!”

“伊儿!又在胡闹了。”

身后忽然传来了刺史苏翰贞的声音,船员们纷纷站了起来,苏伊吓得一吐舌头,也连忙放开了无晋的手。

“爹爹,你怎么来了?”

“马上要到岸了,你娘正在收拾东西,快去看看吧!你一路上买的那些零碎,可别被你娘扔了。”

苏伊惊叫一声,那些东西可是她的宝贝,她也顾不上听故事了,慌慌张张向自己船舱跑去......

船员们也不敢偷懒,纷纷到前面干活去了,苏翰贞走上前对无晋微微一笑,“听船东说,你到维扬县后也要下船,是吗?”

无晋虽然名义上是十七岁,但他的后世却已是三十岁,又在商场中打拼了近十年,早炼成了人精,这苏翰贞是东海郡刺史,虽然态度和蔼,没有一点高官架子,但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和他称兄道弟。

下跪见礼没有必要,但态度上必须保持恭敬,无晋躬身行一礼,“回禀苏刺史,小民就是维扬县人,离家七年,也该回家了。”

“嗯!”

苏翰贞点点头,他很满意无晋谦虚的态度,这段时间他给自己女儿讲了不少故事,解除她旅途的无聊,作为父亲,作为一郡父母官的身份,他可不能一笑了之。

苏翰贞取出一张名帖递给了他,笑道:“若有什么为难之事,不妨来找我。”

无晋接过名帖,见名帖简洁雅致,用墨笔写着‘东海郡刺史苏翰贞’,字迹飘逸俊秀,这就是后世的名片了,相当于一个新任市长递名片给自己。

无晋当然知道它的意义,说它有用,它或许一钱不值,说它无用,说不定它又会在关键时帮助自己,这就要看递名片的是什么人了,俗话说‘看女如看父’,只要看苏伊这个小丫头,便可知道这个苏翰贞官品也差不到哪里去。

他收下了名帖,连忙抱拳回礼,“多谢大人厚爱!”

苏翰贞一笑,背着手走了。

.........

上午时分,维扬县码头上喧嚣热闹,人来人往,在东面的迎宾亭内站着二十几名东海郡地方官员,来迎接新任东海郡刺史苏翰贞。

官员和衙役们的身后还聚满了百余名各界地方名流,以及舞狮队、乐舞歌姬等等助兴的表演者,礼物已经摆下,排场也已做足,就等苏刺史到来。

“你们快看!苏刺史的船到了。”一名官员指着远方一艘大船大喊起来。

只见大船上插着一杆紫色官旗,随风飘扬,说明船上有四品以上的高官,码头迎接的官员们顿时激动起来,一起向渡台走去,码头上鼓乐声响起,一队舞狮者上下翻腾,气氛极为热闹。

缓缓靠岸的大船正是新任东海郡刺史苏翰贞的座船,行程数千里,历时半个月,座船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船头上站满了准备下船的人,苏翰贞负手站在船头第一个,后面跟着家眷,以及他的几个幕僚,还有丫鬟仆人和几名轿夫,足有二十几人。

小萝莉苏伊跟母亲坐在轿子里,她的目光却透过轿帘四处寻找,忽然,她找到了,只见三郎哥哥拎着一口木箱子,也准备下船。

到达维扬县,皇甫无晋也就结束了他的船员生涯,准备上岸找他的大哥去了,他在这个世界无亲无故,好在他所附身的这个皇甫无晋家就在维扬县,有个胞兄,也就是他的家,他的亲人了。

无晋的目光在凝视一棵大榕树,就在码头不远,榕树高约百丈,历经了千万年沧桑,依旧郁郁葱葱,如巨伞遮天,这应该就是维扬县外的树王了,据说已经一千二百岁。

手心忽然一热,一只滑腻的小手已悄然入掌,原来是苏伊偷偷溜来了,她摇摇无晋的手,撅起了红嘟嘟的小嘴,“三郎哥哥,你可答应过的,要来给我继续讲故事,你只给我讲完一个大闹天宫的故事,别的都没讲完,小龙女和杨过的故事,还有阿紫最后怎么样了,你都只讲了一半,吊人家胃口,你可别忘了啊!”

虽然无晋一路给小姑娘讲故事有点头大,但现在真要分别,他倒也有点念念不舍了,这个小姑娘聪明可爱,他很喜欢。

无晋被她滑腻柔软的小手牵着,心中不由对她生出几分爱怜,便笑道:“三郎哥哥说话算话,等有时间,一定来给你讲故事,三郎哥哥有一肚子的好故事,保证让你听个够。”

苏伊欢喜得脸上都笑开了花,她伸出一根白嫩嫩的小手指,歪着头调皮地眨了眨眼,“那好,我们拉勾保证!”

无晋也伸出小手指勾住了她嫩葱般的小手指笑道:“是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赖吗?”

苏伊眼睛一亮,这种新鲜的保证词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呢?她抿着小嘴,嫣然一笑,“好呀!我们就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赖哦!”

“小姐!”

丫鬟伴月快步走了过来,拉住苏伊埋怨她,“我到处找你,夫人都生气了,叫你快回去。”

“你们真是烦死了,一点时间都不给我,我总要和朋友道别一下呀!”

“已经下船了,大家就在等你,快走吧!”

丫鬟伴月不理睬无晋,拉着苏伊便走,苏伊一步三回头,眼睛里充满了留恋和不舍。

船开始慢慢靠岸了,只听岸边敲锣打鼓,热闹非常,一名从事跑上前高声问:“请问,这可是苏刺史的座船?”

幕僚杨二在船头答道:“这正是我家苏刺史的座船,请问来者何人?”

“请转告苏大人,东海郡各位主官特来迎接刺史大人。”

苏翰贞就在身后不远,他都听见了,不由捋须呵呵一笑,对众人吩咐道:“下船吧!”

他乘坐第一顶轿子下船去了,第二顶轿子也跟了上去,就是苏伊和她的母亲。

无晋看见苏伊拉开轿帘一角向自己挥手告别,便笑着向她勾了勾小指头,苏伊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顿时一亮,也向他勾了勾小指头,刚才还一脸沮丧,现在变得神彩飞扬起来。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