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渡劫之王小说 > 第一章 核舟上吃核桃
听书 - 渡劫之王小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章 核舟上吃核桃

渡劫之王小说 | 作者:无罪| 2020-07-31 10: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修真者将最适合自己生存的大陆称为中神洲。

在中神洲最高的一座山峰顶端,再往上三千丈的寂寒虚空之中,始终有一团青黄色的元气在翻滚。

这团元气的中心,有一座黑色的法殿。

这座黑色的法殿巍峨古朴,充满着难言的仙韵。

能够真正落足这座黑色法殿之中的修真者,才会看清这座黑色的法殿是由无数细小的黑色蚂蚁堆积而成。

这些蚂蚁没有一只相同,姿态各异,就像被骤然冻结在时空之中。但它们组成的地面却是比镜面还要平整和光滑,没有丝毫缝隙。

法殿里没有丝毫的声音,绝对的死寂。

在它的中心,有一团青黄色元气凝成的法座,法座上坐着一名身穿黑袍的修真者。

他的对面,悬浮着一张巨大的黑色画卷。

黑色的画卷里有许多明亮的光点,当他的目光落在某一个光点上时,这个光点会在他的瞳孔之中不断的扩大,演化出无数山川河流,变成根本看不到尽头的洲域。

光亮来自于这些洲域之中的修真者。

这些是修真者最为密集,拥有控制权的洲域。

但这些散落在这张巨大的画卷上的洲域,在这张画卷上只占很小的一部分。

除了这些明亮的光点之外,这张画卷上有更多的散发着黯淡的灰色光焰的光点,还有始终缠绕着黑色气焰或是朦胧的灰色气焰的光晕。

这些分别意味着混乱之地、绝境之地,以及未知之地。

这些在这张画卷上也绝非主角。

这张画卷上的主角,是那些不断变化的黑色,偶尔闪现的奇特光线。

这些意味着更多没有和这个世界接触的位面和法则。

一个细小的明亮光点蓦然倒映在了这名修真者的眼瞳之中。

有一朵金色的劫云在那个光点之中生成。

这点异样的金色只是在这名修真者的眼瞳之中出现了短短的一瞬,并没有引起他的特别关注。

……

围绕着中神洲,东南西北四方,灵气不俗的洲域约有七十余个。

那个光点对应的是小玉洲,那张黑色画卷上,它在中神洲的东面,在所有那些明亮的光点之中,它位于很边缘的地带。

它被许多灰色和黑色的气焰缠绕,似乎很快就要彻底熄灭在黑色之中,但它却始终一如既往的明亮。

小玉洲的修士也从不妄自菲薄。

虽说在这七十余个浩瀚无边的洲域之中,小玉洲的灵气充裕程度位列倒数第八,但在有据可考的修真史中,小玉洲地界内出过不少真正的大人物。

此时,小玉洲某处荒山上空,一艘一丈来长的核舟静静的悬浮在一朵白云之中。

这艘核舟炼制的时间已经至少有数百年,通体都包裹着一层由灵气浸润而成的厚重紫红色包浆。

这核舟上一共有两个人,前方舟头是一名身穿乌衣道袍的老道。

这名老道须发皆白,面容清癯,仙骨道风。

他的身后,是一名身穿着青色法衣的灵秀少女,她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还有些稚气。

这老道原本一脸严肃的看着下方的连绵荒山,目光微微闪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突然之间,他的身后却响起了喀嚓喀嚓的异音。

他转头一看之下,眼珠子都顿时鼓了起来,“灵秀,你在作甚?”

少女在砸核桃。

要是好好的砸核桃也就算了,但是这名少女却是两条手臂垂在舟外晃荡,却是在用自己的下巴在砸核桃。

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怪模怪样。

“砸核桃啊,还能作甚?”

看着见鬼似的老道,少女却是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核舟上砸核桃,不是很正常。这是三师叔送给我的灵台核桃,你要吃不要?”

“不要!”老道越看这少女越是无语,“何灵秀啊何灵秀,遍数我华阳宗门人资质,五百年来以你为最,今日通惠老祖若是无法破丹结婴,今后华阳宗成就元婴的希望就落在你一人身上,你要自重,不要没事就如此怪状。”

他话才刚刚说完,这名名为何灵秀的少女喀嚓一声,又用自己的额头砸了颗核桃,有气无力般说道:“我这哪里算是怪状,最多算是童真?”

“你……”

这老道乃是华阳宗长老乌阳真人,在方圆三千里地界也算是狠人,寻常华阳宗弟子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但他此时对何灵秀却是着实无奈,“就你这年纪,还能和童真扯得上干系?”

“我五岁便入门,接下来这十几年里我至少有八成的时间都在修行,刨去这些时间,我最多也就相当于八九岁的心性,怎么不能算童真了?”何灵秀一边挑着核桃肉吃,一边说道。

乌阳真人忍不住又摇了摇头,也不想再和她辩驳。

“师尊,你说这天劫有没有可能发生些误判?”何灵秀却是突然又严肃起来,看似好像完全换了个人。

乌阳真人大皱眉头,“你又在胡思些什么?”

何灵秀认真道:“一名修士可以有不同的很多面,师尊你都看不懂我,或许天道法则也看不懂?”

“不要异端邪说!”乌阳真人脸色已是一片冰寒,“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寂灭、大乘这七层大境,每一层都要面对一次对应的天劫,这是最本源的天道法则,从没有例外,就像正常人不会去思索为什么鱼在水中游而不是在天上游一样,你不要将时间浪费在这种胡思乱想上。”

何灵秀点了点头,似乎是同意他说法的样子,但嘴里却还是嘀咕了一句,“但凡事或许有例外,就像我知道北冥洲不是有种叫做鲲的鱼飞在天上?”

“这最多说明我举例不当!”乌阳真人顿时被挑拨的有些怒火中烧。

“不说这些了。”何灵秀却是摆了摆手,好像对自己挑起的这个话头反而没有丝毫兴趣的样子,“等会通惠老祖渡劫失败,是到底想让我乘机收集些什么雷罡,还是收集他的某种独特法宝残片?”

“你……”乌阳真人顿时气结。

何灵秀也知道他此时心中所想,反而嗤笑一声,“师尊,我们之间不用藏着掖着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华阳宗虽说位列小玉洲七十二仙门正统,但小玉洲在诸多洲界什么地位?我们华阳宗原本就是中神洲地肺山分支,五百年都没有人成就元婴了,整个华阳宗连适合渡劫的灵地都没有,还怕浩荡大劫坏了山门诸多法阵,通惠老祖选择这样一处野地偷偷渡劫,恐怕还要怕被人乘机算计。掌教特许你带我来看他渡劫,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让我来尽可能收取些好处。”

乌阳真人眼中怒意彻底消失,他听完默然片刻,道:“既然你想得如此透彻,若是通惠老祖真是渡劫失败,他其余东西你倒是不用放在心上,但有一把阴雷伞,你却是一定要入手。”

“阴雷伞,传说中落在我们华阳宗的灵宝,只是华阳宗都似乎从来没有人见过,原来通惠老祖手中还真有这样一件灵宝。”

何灵秀点了点头,面上似笑非笑,“不过,师尊,你不是说华阳宗只有你我二人前来?”

乌阳真人微微一怔,他顺着何灵秀的目光望去,只见左侧前方一朵白云里骤然泛出些青色,一只碧玉色的大葫芦就像是从虚空中凭空透了出来。

大葫芦上一共站了六人,其中一名是身穿金色法衣的圆脸老道,其余五名都是比何灵秀年纪略长的年轻男女。

“这么巧,乌阳师弟也在此处?”

这圆脸老道看着乌阳真人和何灵秀满脸堆笑,只是神色多少有些尴尬。

他是青阳真人,也是华阳宗长老,身后那五名年轻男女都是他的真传弟子。

青阳真人自身修为略逊于乌阳真人,但他入门时间却比乌阳真人早了数十年,而且他这些年所收的真传弟子在华阳宗也是极为出色,若论修行进境,何灵秀是当之无愧的华阳宗第一,但在何灵秀横空出世之前,华阳宗炼气期修士之中的佼佼者,便是此时他身后的这五名真传弟子。

他这五名真传弟子在何灵秀入门之前,甚至已经有华阳五子的名号,所以在乌阳真人有了何灵秀这个真传弟子之前,青阳真人在华阳宗的地位,倒是还在乌阳真人之上。

乌阳真人脸色有些难看,还未来得及说话,何灵秀却是已经笑嘻嘻的冲着青阳镇人行了一礼,道:“青阳师伯好。”

青阳真人没想到何灵秀对自己如此客气,脸上刚刚泛出喜色,何灵秀却是已经又冲着他身后那五名真传弟子,道:“我不管你们是如何得知通惠老祖在这里渡劫,不过一会要是和我抢夺东西,熟归熟,我客气是不会客气的。”

“喀嚓”“喀嚓”两声脆响。

她说完这些话的同时,手里又捏碎了两个核桃。

华阳五子的涵养功夫都是不错,听着她如此赤裸裸的威胁,却都只是微微一笑,五人之中的大师兄齐剪烛含笑道:“何师妹,我们只是恰好遇到老祖出关,这才知道…..”

“所以你们意思是路过偶遇?”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灵秀打断,这个一个呼吸之间都可以变几张脸的少女伸手点向周围的天空,讥讽道:“那这恰好路过的人也实在太多了点,难道我们宗主有什么独特癖好,就喜欢将本宗的隐秘偷偷告知别人?”

“什么意思?”

乌阳真人等人都是一愣,转眼之间,天空之中云气不断变化,明镜般的天空里出现了无数缕细小的电光,四周的天空之中,却是有一团团华光伴随着变化的灵压不断出现。

一朵朵金色劫云不断出现在高空,以这些金色劫云为中心,更高的虚空之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斗,不断的卷吸着四面八方的空气,恐怖的吸力使得天空之中出现了无数道肉眼可见的罡风。

罡风的冲刷下,四周天空里的飞遁法宝不断显现,华光闪烁,至少有数百之数,从远处望来,就像是有一片星海突然沉降在了这片荒山周围。

乌阳真人和青阳真人有点头皮发麻。

追劫者亘古有之。

一名大修士的陨落,意味着无数天地精华重归天地,就像大海之中的鲸鱼死后形成鲸落一般,往往能够给恰好在场的修士带来莫大的好处。

有些修有独特手段的修行者能够提前预知天劫,哪里有天劫,他们便马上赶去等待好处。

但按常理而言,一名金丹修士隐秘渡劫,在天劫真正降临时,最多有个十余名追劫者能够赶到便已经不错了,哪里可能会有这么多人提前出现?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