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成道者 > 成道者 第一章 繁华尽褪
听书 - 成道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成道者 第一章 繁华尽褪

成道者 | 作者:长虹贯月| 2021-04-08 10: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乙未年的二月初七,白云城下了一场雨。

斑驳幽深的青衣巷,布满苔藓的老旧墙皮,在清风细雨的笼罩下,显得愈发安静下来。

一墙之隔的紫春园内,富丽堂皇。

楚轩靠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雍容华贵的女人。

一个保养极好、很有气质的女人。

这是他父亲明媒正娶的女子,却不是他的母亲。

那女人也在打量着他,面无表情,不过,一双白皙素洁的手却攥的很紧,手背浮起了青筋,还是暴漏了她内心的一些真实想法。

——她很不高兴!

但是她发现他似乎很开心!

哪怕他丝毫没有在笑,但嘴角抽动的频率,依然落在了女人敏感的眼眸里。

女人再次用目光审视的打量了几眼,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长的很是高大俊朗,气质儒雅,犹如丈夫年轻时候的模样。

她没有在那张脸上停留太久,因为无论是她在当年在那件事情里扮演了特殊的角色也好,还是她的丈夫薄情寡义也罢,一个失踪了二十几年的私生子,忽然回到楚家,这对她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那个掌握楚氏最终权柄的老夫人近年来对她的态度并不友好。

出现了这种局面,她没有丝毫准备,原本不该出现的人却真实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几乎打乱了她逐渐平静的生活。

她一直认为,真实的东西……其实最不好看!

这样想着,她的脑海里却再次浮现那个独特独行的女人。

嗯,每当想到那个人的时候,她的心脏都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肆意的,挤出里面猩红流淌的血!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轻轻吐出一口气,她再次看了楚轩一眼。

的确长得和她有几分相似呢!

她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却发现对方依然从容淡定,仿佛对她的打量毫不在意的模样,这样看着,她心里生升出的不喜就愈发多了几分。

“你……”蹙了蹙眉,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干脆忽略掉,用一种很沉稳的语气问道︰“多大了?”

楚轩抬起眼皮,回应着︰“二十有五了。”

“我想……也该有这般大了。这些年怎么过来的?”

“四海为家。”

“哦?四海为家,我想日子过的一定很苦吧!”女人笑着,眼角的皱纹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苦中作乐,依然妙不可言。”他眯着眼。

“呵呵……”

女人嗤笑,摇摇头,继续问︰“第一次来白云城?”

“第一次。”

“你母亲叫你来的?”

“二十年前,她就已经去世了。”

“这么说,前来寻你父亲是你自己的主意了。”

“呃……”楚轩眉头蹙了蹙︰“似乎你们……”

“其实谁的主意都无所谓!”

女人打断了楚轩的话,嘴角露出一种轻蔑嘲弄的意味,她看着楚轩,这种笑意展现的愈来愈明显︰“你的身份若是被祠堂证实,原儿应该管你叫声哥哥的,可惜,他在远在清水城的荒古道场修行,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不然,知道自己多出一个庶出的哥哥,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呃……”

楚轩眨了眨眼睛,仿佛要从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

他的目光很平和,丝毫没有女人想象中的羞恼和愤怒,反而是那种平静却如刀割的目光,看的女人自己反而有些温怒起来。

“我是你父亲明媒正娶的夫人,按照惯例,你该管我叫声大娘的!”

女人端起茶水饮了一口,动作优雅高贵,眼角也充满笑意,“贤良淑德”四个字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仿佛想要将自己最强大的一面展现给楚轩一样。

只是……

就像一坛老醋,坛子包裹的在华丽严实,也改变不了酸溜溜的本质。

他忽然笑了笑︰“夫人的自我感觉真的是……很良好呢!”

听到这话,女人怔了怔,只是瞬间,她的脸色忽然变得阴沉起来︰“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和长辈说话的?”

她的声音不大,却产生了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

一种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从她身体溃散出去,迅速的融入了外面的空气中。

楚轩笑了,他望向了窗外。

哪里,原本下落的雨水脱离了原有的轨迹,诡异的漂浮在虚空中,忽然,那漂浮雨水竟然逆流而上,如利箭般冲上了苍穹!

“咔嚓!”

炙白的闪电划破云端,炸的天空轰隆作响,云雨也在一瞬间变得风云幻灭了起来。

是道法!

似乎是白云城阴家的《洞水真经》!

这很正常,作为一个千年门阀的女主人若是不懂道法倒是显得奇怪了。

不过,正所谓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一个外嫁的女子身怀家传道法,哪怕这个家族已经没落,却依然有些不合常理了。

“道法不错!”他靠在椅子上,手指轻敲扶手,点头赞赏,神色根本没有女人想象中的失措。“我原以为,阴家教出的女人不该有这般浅薄的城府的。现在看来……夫人的心思似乎放在了修行上,心无旁贷,道行自然勇猛精进!”

“放肆!”

女人冷着脸,衣衫鼓动,一种庞大的气势瞬间溃压在楚轩身上,重如山岳。【↑去△小↓△WwW.AiQuXs.coM】

楚轩仿佛丝毫未受到气势的影响,他仰着头,双手托起,将女人的轮廓纳入双手的半圆︰“夫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高高在上的你,如此气急败坏的模样,我这个所谓的私生子,很是有些幸灾乐祸呢!”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笑意,甚至,末了还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

“——砰!”白皙的手掌在坚实的硬木桌上拍出一个掌印。女人冷着脸站起︰“我真应该替你母亲好好教训教训你!”

“估计,你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竖子……”

“夫人。”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女人的话。

屋子里走进来一位老嬷嬷。

老嬷嬷身材消瘦,看起来很苍老。她朝着女人微微一礼,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皱纹如千沟万壑般堆积起来︰“宗祠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家主命奴婢带楚轩进宗祠问话。”

“楚嬷嬷!”

女人皱眉,点头示意,却没有在意老嬷嬷打断她的话。

老嬷嬷是老夫人的贴身婢女,在整个楚家有着不一般的地位,哪怕家主都会给予她应有的尊重。

女人当然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对她发作,一个私生子而已,远不能让她得罪这个老夫人身边儿最信任的人。

在楚家,她最在意的,永远都是隐居在宗祠后院的那位老人的态度。

“嬷嬷自便即可。”

她饶有深意的看了楚轩一眼,挥了挥衣袖,转身离开客堂。

外面早有一大群人候着,前簇后拥的,穿过池塘雨廊的尽头。

望着长廊两畔生长的荷花,她忽然驻足,忍不住蹙起了双眉。

“如此行径,倒像是在故意激怒我,是有恃无恐吗?”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会儿,女人挥了挥手,招出一个人来︰“去查,查查这个私生子,以往的二十多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是。”那人轻声细语,转身离开。

“流落海域,与海匪为伴二十多年?”女人停下脚步,转身望着宗祠的方向冷笑︰“这种借口,也只有那些不经世事的老不死的才会相信。”

……

……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淅沥沥的雨势已经开始变得愈来愈小了。

穿过七道长廊,十三座庭院,楚轩已经离开了紫春园,行走在色彩斑驳的青衣巷内。

这是条老巷,是楚氏先祖的最早发迹的地方,不过,如今它的子孙早已经忘记了先辈“谨行俭用”的祖训,建起了一座更为宽大、更奢华的宅院,那座堂皇富丽号称白云城第一园的紫春园,花掉的,是整整六代先辈积攒下来的贮备用度。

楚轩对这些不感兴趣,但是,老嬷嬷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她一直说着话,讲述着楚氏一族的种种,不厌其烦,态度很和蔼。

楚轩不好晾着,收敛起思绪,偶尔搭话。

他母亲一直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温文尔雅的人,这从他名字里就能窥见一斑,虽然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他和“温文尔雅”四个字搭不上边,但是离开过去的那记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改变一下现有的生活习惯。

老嬷嬷似乎看出他心不在焉,笑着摇摇头,不过,行至祠堂外面的时候,她却忽然问了句︰“你对夫人的印象怎么样?”

“心机婊!”他说。

呃!虽然没听过这词儿,但字面的意思还是明白的,老嬷嬷点点头,评价道︰“嗯,用词新颖,字句简练,不错。”

一个楚氏门阀的嬷嬷,一个楚氏门阀的私生子,在楚氏宗祠的外面评论楚氏一族的女主人!场景有些可笑。

“您也觉得不错?”微微摇了摇头,楚轩笑了笑,眼睛像眯成了一道缝︰“其实这是我小的时候听我妈说的,当时还不曾理解,后来长大了才明白了几分,一直觉得是金玉良言。”

“妈?好奇怪的称呼,应该是母亲的意思吧。”老嬷嬷看着楚轩︰“你母亲我见过,很……很奇怪的一个人,只是……可惜了!”

老嬷嬷叹了口气,打开了一间很寻常的屋子,指了指︰“进去吧,族老们都在等着你。”

楚轩点头,向老嬷嬷行了一礼,然后走进了这件屋子。

外面看不出来,这间屋子其实还是蛮大的,像是一座大殿,应该是加持了道法的缘故,显得很神异,尤其是每根支撑大殿柱子的基座都是一个个惟妙惟肖、形态各异的小人,显得十分夺目。

这些小人都是青钢浇铸而成,它们或蹲、或坐、或起、或俯,但无一例外,每个小人都是面目狰狞,被沉重的青铜柱压住了上身。它们充当地基,用力托起青铜柱,犹如地狱里挣扎哭嚎的恶魔,让人莫名战栗!

楚轩没有受到这种气势影响,他前行了十几丈,最后停下脚步。

因为有人递来蒲团,示意他在此等候。

他盘腿坐下,望着面前阻挡他视线的幕帘,几十个身材不一的身影出现在幕帘后面,似乎在争执什么。

听了一会儿,他明白了,这些人是在争执族内对他的安置方式。

气氛似乎已经达到了最激烈的阶段!

估计他们也没想过,隔绝道法与声音的幕帘在这一刻丧失了作用,他们面红耳赤的争执被一字不落的传到楚轩耳中。

“我不同意!”声音很沙哑,也很刺耳︰“一个来历不明的私生子,突然出现在楚家认祖归宗,生活的一切轨迹不在宗族的掌握之下。心中是否对宗族有愤恨之心?是否和其他势力纠缠牵扯?这些也根本无从得知。这样的人,轻易让他入驻主脉,实在显得有些儿戏!”

“没错。家主一脉乃是重中之重,他若入驻主脉,是不是意味着日后也是有机会掌握楚氏莫大权利、进入族老会?”另一人说着。

“先祖奠定我楚氏一族千年基业,主脉一事的确需要谨慎。”和稀泥的。

“那倒也未必。不要忘了,我楚氏第十三代的家主,不就是一个私生子么?只要心性人品是上上之选,严格考验一番,如何进不得主脉?况且,如今主脉子嗣凋零,对我楚氏而言,已是大忌,这个时候,将这个……这个孩子叫什么来着?”他问。

有人接话︰“这人叫楚轩,据说是他母亲所起的名字。”

“嗯,楚轩,名字到……咳咳……到不怎么好,不过这都是小事,改一下就行了,毕竟是要列入族谱的。”他嘀咕了下,继续道︰“这个时候,将这个孩子迁入支脉,对于主脉来说是一种力量无形的消耗。”

一听这话,有人脸色变了︰“话不能这么说,十三代家主已是特例,那段历史是特殊时期,族中有妖魔作祟为祸。而十三代家主惊采绝艳,道法天赋超绝,又岂是常人所能媲美的。况且,这孩子已经二十有五了,老六探查的时候,没有在他体内发现丝毫道力,也就是说,这种人根本没有修行过。这样的一个普通人,骨骼经脉早已定型,在修行上几乎是没有多大发展的。想达到十三代家主的地步,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老九说话虽然偏激了点,却也是事实。家主候选人不用考虑,原儿本是极为优秀,早就是下一代家主的不二人选,一个庶出的私生子,怎么也轮不到他来继承楚氏得荣辱。但是主脉子嗣的确是个问题。”这人犹豫了下,看向主位蒲团上做着的那个身影︰“家主,是否考虑下从支脉选出出色族人,充实主脉!”

此话一出,霎时间堂中诸人精光闪闪,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而堂上那人的态度,也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

……

PS︰收藏和推荐对本书很重要!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